吾愛文學網 > 楚楓楚月 > 第五千九百七十八章 關于母親
    楚楓此話一出,界天念溫和的臉上,竟浮現一抹復雜。
  短暫沉默后才開口:“我不想瞞你,我也不清楚你母親現在的情況。”
  “我打探過,但始終打探不到關于你母親的消息。”
  “族內也確實有些不好的傳聞。”
  “但以我父親對你染清的偏愛,我不相信他真的會傷害染清。”
  “我猜測,你母親并無大礙。”
  “但只是我個人猜測。”界天念道。
  但對于界天念的回答,楚楓卻冷然一笑:“呵,界天染,他什么事情做不出來?你相信他?”
  “確實,我父親行事,有事是有些極端。”
  “但我的猜測,并不完全取決于他的決定。”界天念道。
  “這是何意?”楚楓問。
  “楚楓,你覺得姨母的實力如何?”界天念問。
  “姨母的實力很強。”楚楓道。
  聽聞此話,界天念淡淡一笑:“正常來說,我早該踏入天龍境了。”
  “但曾有人給我建議,要我穩固境界再進行突破。”
  “從那以后,每將突破一個大境界,我都會進行穩固,并且受益匪淺。”
  “所以這些年來,我一直在壓制自己的修為,故意不突破。”
  “但我若想,隨時可以突破。”界天念道。
  “所以姨母,實際上已是天龍界靈師?”楚楓問。
  “嗯。”界天念點了點頭,旋即道:“但是當初給我這個建議的人,不是我的父母,也不是族內前輩,而是我的妹妹,你的母親。”
  “當時的她,未滿二十歲。”
  聽聞此話,楚楓沉默了。
  他當時未滿二十歲的母親,想必境界還遠不如自己的姨母。
  但卻能夠給實力比自己強大之人提出建議,可見其母親對結界之術的理解與觀察,當年便十分了得。
  至少是遠在同時期的自己之上的。
  當然,這也與楚楓從小在下界成長,所接受到的資源以及知識,都注定了楚楓成長速度會慢。
  但卻不可否認,他的母親,的確是天才中的天才。
  “其實與你說這件事。”
  “是想告訴你。”
  “我的天賦不差。”
  “但你母親的天賦,強于我百倍不止。”
  “我猜測,你母親無礙,是因為我堅信,她有自保的能力。”
  “盡管,我也知道我父親不簡單,倘若他真的鐵了心,確實很可怕。”
  “但你母親,又何嘗不可怕呢?”
  “我可以這樣與你舉例,倘若在你母親與我父親之間,非要選擇一個人作為敵人。”
  “我是更不想與你母親為敵的。”界天念笑著說道。
  “多謝姨母解惑。”聽到這里,楚楓懸著的心踏實了不少。
  相比于其他人,界天念直接對自己母親的實力給予了肯定。
  而楚楓也覺得,界天念沒有欺騙他的必要。
  畢竟他的天賦,也是傳承自他的母親與父親。
  他都有本事與七界圣府周旋,她的母親修煉了那么多年,又怎會真的坐以待斃?任由七界圣府處置?
  “和姨母就別客氣了,有什么想問的盡管問。”
  “不過,不妨邊吃邊問,涼了可就不好吃了。”界天念說話間,將一個雞腿拆下夾到了楚楓的盤中:
  “嘗嘗,這道菜是你母親的最愛。”
  楚楓嘗了一下,確實味道不錯。
  “好吃。”
  “只是姨母,怎么都是肉,沒有素啊?”楚楓問。
  “因為你母親只喜歡吃肉。”
  “你喜歡葷素搭配嗎,那看來和你母親不一樣,姨母去給你加兩道素材。”
  界天念說話間,便起身去炒菜。
  “姨母,不用了,已經夠吃了。”楚楓連連擺手。
  他只是隨口一說,可絲毫沒有別的意思。
  “不麻煩的,很快。”界天念說話間,已經來到取出食材,準備開始清洗。
  “姨母,真的不用了。”見狀,楚楓趕忙起身,拉住了界天念。
  界天念回頭看向楚楓,露出極其溫暖的笑容。
  “楚楓,別勸了。”
  “姨母,也不是經常有機會做飯給你吃的。”
  聽聞此話,楚楓神情僵住。
  “好了,去坐好,先吃著,我很快就好的。”
  界天念將菜放好,雙手抓住楚楓的肩膀,將楚楓推回到座位上。.81.
  隨后便繼續做菜。
  界天念這執意的舉動,以及那一句話,讓楚楓鼻子有些發酸,心中的暖流更是涌變全身。
  楚楓知道,界天念對他好不是客氣,而更像是發自內心的想對自己好。
  自己只是隨口問了一句,怎么沒有素,純粹是好奇,而不是要求。
  界天念不是愚蠢之人,必然也清楚這一點。
  但她卻也意識到,可能平時必然也是喜歡吃素的,不然只吃肉的人,不會問出這個問題。
  所以她便執意要給楚楓加兩道素菜,并不是在意楚楓的看法,而是意識到事情后,想盡可能的為楚楓做的更多。
  只有家人才會如此。
  “楚楓,還有什么想問的,盡管問喔,和姨母沒什么不能說的。”界天念道。
  “姨母,你是不是,早就在那個世界了。”
  “我與圖騰九道交流應對之法,還未開始布陣的時候,你是不是就已經在了?”楚楓問。
  雖然界天念的實力他不質疑。
  可是楚楓的陣法,可是初階秘典。
  那么輕松的,就將那陣法破開,楚楓覺得界天念應該是早就到了。
  她也親眼看到了,楚楓的陣法布置圖,從中找到了破綻,才知道如何破解。
  “是,我隱于陣法中,所以你們察覺不到我。”
  “說起來,你的初階秘典確實厲害,若不是看到你的陣法布置圖,還真不容易破開。”
  “既然聊到這,倒是可以告訴你一件事。”
  “七界圣府的天道秘典中,可沒有初階秘典這一陣法。”界天念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