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文學網 > 都市狂梟 > 第7224章 一個不留
    時光沖沖,陳六合重獲自由半個月后,湖濱域汴洲市!

    夏日炎炎、烈陽高照,七八月份的天氣就是燥人,天上掛著的烈陽就跟火球似的炙烤著大地,往地下撒泡尿估計都能當場冒煙。

    可即便天氣再熱,也阻止不了街上行人為了討生活的辛勤步伐。

    “叮鈴鈴。”半下午,一個穿著單薄汗衫、踩著一雙解放鞋的青年正蹬著一輛破舊的三輪車在大街上晃蕩。

    三輪車的龍頭上綁著一個鈴鐺,車斗內堆著一些爛七八糟的紙板與廢品,車身上貼著一塊大招牌。

    “收廢品”三個字寫的是歪歪扭扭不堪入目,用陳六合自己的話來說,這特么的就是龍飛鳳舞,活生生的文字藝術。

    在這三個大字的下面,還有跟蚯蚓般的一行小字,“全方位家政小能手,支持上門服務,熱線電話xxxxxxx。”

    這無疑成了繁華都市內一道惹眼的風景線,當然,投過來的目光大多都是嫌棄鄙夷居多,很難想像一個身材高大年紀輕輕、再加上長得挺不錯的一個小伙子,會在大好年華選擇這種活法。

    說好聽點,這也算吃苦耐勞辛勤奮斗,可說難聽點,這特么簡直就是毫無夢想自甘墮落啊。

    這個自甘墮落的年輕人,自然就是陳六合了,他能重獲自由,就證明半個月前那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被他完成的非常完美!

    蘇偉業被他完好無損的救出,而世界排名第十三的血狼傭兵團被他獨自一人殺的土崩瓦解!

    他再一次用無與倫比的實力證明了國之重器這四個字的真諦!

    干了半個月這行當的陳六合自然不會去在乎旁人的目光,何況他本身就是一個我行我素、笑看世間百態的人。

    經過一番唇槍舌戰斗智斗勇的艱苦博弈,在陳六合短斤少兩的慣用手段下,成功以極低的價格收購了一位大媽手中的廢紙。

    正當他美滋滋的要裝貨上車的時候,突然旁邊的街道上發生了一起事故,只見一輛紅色的5系寶馬車急停在街道中央,在車頭前,躺著一名看上去三十歲左右、賊眉鼠眼的男子。

    撞人了!這是所有人的第一想法,很快事故點就圍上了一群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吃瓜群眾。

    寶馬車門打開,先出現的,是一雙白色的水晶綁帶高跟涼鞋,緊接著,是一雙白皙嫩滑纖細修長的大長腿,長腿在超薄肉色絲襪的包裹下,更加顯得光潔透亮,蕩人心弦。

    很快,一名女子鉆出了轎車,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車主是一名身穿紅色連衣裙的妙齡女子,明眸皓齒美艷動人,五官端正精致,配上那曼妙多姿的身段,無比矯艷與迷人,絕逼屬于那種讓吊絲滿嘴口水,讓高富帥目不轉睛的級別。

    再加上那一頭染著酒紅色的大波浪長發,這個看上去二十四五歲的麗人散發著一股子成熟的嫵眉。

    在大熱天看到這么一個極品貨色,不得不說容易讓人口干舌燥,雄性激素是直線飆升。

    “又是一個足以打上九十分的極品。”陳六合在心中下了個定義,要知道陳六合的審美眼光非常苛刻,能讓他打上九十分的女人簡直鳳毛麟角。

    沒想到短短一個月內就碰見了兩個,一個是半個月前在“極度精神病院”看到的那個蘇婉玥,一個就是眼前這位遇到麻煩的女人了。

    “哎喲,痛死我了,撞人了,我的腿快斷了。”躺在寶馬車前的男子正在哀聲嚎叫,看到女人下車,他叫的更加歡實了。

    陳六合扶著三輪車,懶懶散散的叼起一根煙,輕輕搖了搖頭,給出了一個點評“演技太浮夸,不夠專業。”

    這明顯是一起碰瓷事件,但陳六合可沒有什么英雄救美拔刀相助的俠客心腸,他還沒閑得蛋疼呢。

    眼神不由自主的又在那女車主的身上打量了一圈,讓他多看了兩眼“不是小蜜就情人。”陳六合對自己一針見血的點評很是滿意。

    不是誰都有陳六合這種火眼金睛的,那位美麗動人的女車主更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即便是知道對方是故意往她車上撞的,一時間也是有些慌了神。

    “大哥,你沒事吧?傷到哪里了?我送您去醫院看看吧。”美麗女人緊張的說道。

    “沒事?我的腿都斷了,我說你到底是怎么開車的?會不會開啊?你說現在怎么辦吧?我站都站不起來了。”男子躺在地下撒潑哀嚎“你說是公了私了。”

    女車主倒也不算太笨,一下子就知道對方是故意碰瓷,頓時氣得俏臉微紅“我看還是公了吧,先報警,然后再去醫院,真是我的責任,我負責。”

    這男子明顯是個老手,一點也不懼怕,嘴硬道“那好啊,報巡

   &nb bsp; 捕啊,去醫院檢查啊,我要做個徹徹底底的全身檢查,再去做口供啊,我看沒有一天那時間也下不來。”

    聞言,女車主臉上滿是氣急與無奈,她可是有一大堆事情要處理呢,哪里有時間陪這個無賴干耗著?就算知道對方是故意訛她,也沒有一點辦法。

    “好,那你說,私了怎么了?”女車主跺腳道,這一個氣惱的動作也不知道讓多少牲口口水直流。

    “好說,你拿錢,我自己去醫院檢查,我這腿斷了,怎么著也得要個萬兒八千的醫療費吧?”男子獅子大開口。

    女車主咬牙切齒,但顯然是有什么急事需要去處理,不想浪費時間了,當即從手提包里拿出一沓錢來丟給男子。

    不過她也沒那么笨,可不會讓這個男子干拿這些錢,她目光四處掃視了一圈,無巧不巧的落在看好戲的陳六合身上,道“這位大哥,我現在沒時間,能不能勞煩你幫我送他去醫院?一定要做檢查,做一個全身檢查。”

    陳六合沒想到事情會燒到自己身上,他想也沒想就直接搖頭“哥們沒時間,你沒看到我正生意興隆嗎?一分鐘好幾塊錢上下呢。”

    換來的是無數鄙夷目光,特么的就你那收點破爛還生意興隆呢?

    美女車主顯然也沒想到陳六合會這么不懂得憐香惜玉不解風情,這讓她更加氣惱,不知道今天出門是不是沒看黃歷,當即瞪著美眸道“我補償你!”說著話,又掏出了幾張紅票子,有四五張。

    陳六合換臉比翻書還快,登時眉開眼笑的扶著三輪車上前“好說好說,助人為樂是我輩應當盡的一份義務。”

    沒臉沒皮的接過錢,不理會美女車主那鄙視的目光,陳六合來到碰瓷的男子身前蹲下,笑瞇瞇道“錢都到手了,還躺著干什么?趕緊收工吧。”

    一句話,讓美女車主怒急,質問陳六合“你知道他是故意碰瓷的對不?那你剛才為什么不幫我說句公道話?”

    陳六合愕然,無辜道“我不知道啊。”

    “還說不知道?那你剛才說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什么錢到手了,可以收工了?”美女車主死死盯著陳六合,秋水般的眸子都快噴出火星了“你們是不是一伙的?”

    陳六合哭笑不得,沒想到這個娘們耳朵還挺尖的。

    “哎喲,疼死我了,沒天理沒王法了,撞到人還敢反咬一口,誰訛你了啊?我這條腿是真的斷了啊。”碰瓷男的苦聲哀嚎幫陳六合化去了尷尬。

    陳六合連忙點頭,抓過他那條看似紅腫其實完好無損的右腿,用兩根指頭捏住,也沒見怎么用力,只聽一道及其輕微的“咔嚓”聲傳出,緊接著碰瓷男渾身顫抖,口中傳出殺豬般的嚎叫,滿地打滾,冷汗都流出來了。

    現在,他可是正兒八經的斷了骨頭,不過不是被撞斷的,而是被陳六合捏斷的。

    陳六合雖然不喜歡多管閑事,但對于這樣比他還沒有追求的人,陳六合還是很痛恨的,既然你想白賺別人錢,那多少總得付出一些代價吧?凡事一定要專業,做戲做全套。

    “看到沒,他真的沒騙你,他的腿真的斷了。”陳六合對美女車主說道。

    美女車主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情況,不過那碰瓷男的痛苦表情還是很瘆人的,她也不想在這里多待,狠狠瞪了陳六合一眼,上車前,還看了看陳六合那輛破三輪,丟下一句話“我記住你了,你給我等著。”才發動車子離去。

    反正陳六合在她心中,已經跟不是好東西這幾個字掛鉤了。

    “好了,人都走了,別死叫,拿著這一萬塊錢自己打車去醫院吧,治好你這條腿估計還能剩余個幾千塊錢,足夠買些營養品。”陳六合輕描淡寫的說道。

    碰瓷男疼得幾乎要暈厥過去,口齒都在顫抖,惡狠狠的盯著陳六合“小子,你是混哪條道上的?信不信我現在就弄死你!”

    陳六合不緊不慢的掏出兜里那三塊五一包的紅梅,叼上一根,道“我知道圍觀的人里面有三個是你的同伙,你想劃出什么道道呢,我都可以接著,不過我還是想友情提醒你一聲,我能捏斷你的腿,同樣也能捏斷他們的腿。”

    頓了頓,陳六合笑嘻嘻的說道“我勸你今天的事情還是見好就收吧,以免事情鬧大了,對你也沒啥好處,還有,趕緊讓你的朋友帶你去醫院接骨,不然再耽誤下去,我不保證會不會留下什么后遺癥。”

    說罷,陳六合瀟灑的彈了彈煙灰,蹬上那輛獨具一別的破舊三輪車拉風離去。

    就在他剛走,人群中就有三個青年圍到了碰瓷男身邊“大哥,就這樣算了?發句話,我們跟上去找個沒人的地兒弄死那小子。”

    “少他嗎廢話,趕緊送我去醫院,山水有相逢,這個仇老子以后再報。”碰瓷男哀嚎著。

    #每次出現驗證,請不要使用無痕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