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文學網 > 公主,不可以 > 第四十三章 丟人現眼
  蘇昀本來也不是個浪蕩子,商柔不喜,他抱著被子撲在了地上,他要休養一段時間才能恢復。

  子時過,趙玉玄和楊子墨兩人找到了住所,之前一直在打探蘇州的消息。

  之前在國子監時,王淼曾說過,他們再不來,她的父親就活不下去了,蘇昀派人以最快的速度趕到蘇州,但還是晚了一步。

  王家被滅了口,脅迫商柔的中年男子是公認的新蘇州首富,當然,也是出了名的為富不仁。

  商柔躺在床上,這地方又冷又潮,捂了這么久的被窩竟然還是涼的,就好像在冰凍的湖面鋪了床被褥。

  蘇昀將手放到了床上,商柔也不客氣,只要腳暖和了,身體也就暖和了。

  冰冰涼涼的觸感,蘇昀睜開長眸看了一眼,又將垂下來的被子掖了回去。

  商柔的睡姿變得奇怪,但她顧不得那么多了,好不容易暖和點,閉上眼睛沒一會就睡著了。

  蘇昀見狀將她的腿放好,又在她腳下加了床被子。

  清早,趙玉玄手里拿著肉包子坐在臺階上吃著,楊子墨上街還沒回來,等蘇昀和商柔睡醒,他才回來。

  “我說你這人,純賤是不是?”趙玉玄這會吃了四個肉包子,已經快飽了。

  楊子墨手里拎著牛肉和兩碟小菜,他出去前讓趙玉玄先吃:“...”

  商柔從客棧出來,楊子墨將食盒里的肉丸粥端了出來,這規矩可不能差了,不然回頭給他穿小鞋。

  蘇昀接下粥,商柔拿著碗里的勺子喝了兩口后露出嫌棄的表情,這肉味沒有完全去除干凈,難以下咽。

  趙玉玄抬起手將自己吃剩下的兩個肉包子遞了過去:“我今天出去的時候,看到客棧后街,有個院子要賣,我問了一下價錢還算合理。”

  商柔走了過去,蘇昀看了看周圍,拿起一旁食盒蓋子放在了地上。

  楊子墨喝著剩下的粥,這還是他去酒樓買的,不喝白瞎了,老狐貍沾不了油腥味。

  商柔坐在一旁默默吃著包子,但吃相在趙玉玄眼里卻可愛的緊。

  蘇昀抿著薄唇,后面的院子,他去看看,如果合適就先買下來。

  楊子墨吃著牛肉,小公主生病的時候蘇昀不在,都是趙玉玄衣不解帶的伺候著。

  那真是捧在手心,都怕給磕著碰著,在看看老狐貍的態度,好像在等公主主動。

  嘶--

  商柔擦了擦手站起身:“我們也別亂走動,最好分開行動,若是讓人發現我們是一伙的就難辦了。”

  “好。”趙玉玄非常配合。

  楊子墨喝著粥,管他們干什么,只要回去,公主不找他麻煩就行,還管別人...

  蘇昀很快就買好了院子,拿了地契,還整理好了商柔要住的主屋,剩下三人,換班值夜,也夠睡,但要重新買張床。

  院子不是很大,有一口不大不小的水井,除了主屋和偏房,還有個廚房,里面很雜亂,柴火灶臺臟的不成樣子。

  蘇昀回到客棧把三人叫了回來,商柔看到自己的床鋪是重新鋪過的,床也重新洗刷過,她緊鎖的眉頭才漸漸舒展開來。

  趙玉玄掃著院子,這家人走的夠急得,養的雞都不要了。

  當然這個雞也是蘇昀付了錢的。

  楊子墨將劈好的柴整理好,灶臺太臟了,洗了不知多少遍才勉強能用。

  商柔坐在院子里,一旁放著小圓桌,上面擺滿了零嘴和茶,她又不會干活...

  蘇昀正用冬日的爐火熏主臥,很潮,怕她晚上難以入眠。

  楊子墨擦了擦汗,路過的時給曬太陽的商柔倒了杯茶。

  商柔覺得無趣,起身去幫趙玉玄了,他正喂雞呢:“給我點,我也喂喂。”

  趙玉玄把手里的玉米粒給了商柔,但是她不會,于是將手伸了過去。

  一瞬間,都不等趙玉玄反應過來,雞就把商柔的手心叼出血了,疼的她不停的甩著手。

  晚上,除了蘇昀吃素以外,其他人都在吃雞肉,商柔吃的最多,太可恨了不知好歹,跟某人一樣。

  蘇昀當天晚上守夜,商柔總想把腳搭在熱乎的地方,雖然被窩暖了,但是腳不舒服。

  不舒服也得舒服,商柔氣鼓鼓的躲在被窩里,這要是被人的腳,她就剁了。

  蘇昀坐在院中喝著茶,一旁放著燭火,他迎著微弱的光線看著迷信,他今天剛剛得到。

  趙玉玄聽到了外面有聲響,他剛出去,就看到一個黑夜消失了,蘇昀的披著的長衫隨風飄了起來,他轉過頭,一雙長眸危險的看著他。

  “好自為之。”說著他看了一眼已經熟睡的商柔,只要蘇昀不叛國,不傷害公主,他都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蘇昀將信收了起來,和親隊伍在路過沙灘時,遇到危險,全軍覆沒,上百人的隊伍,連具完整的尸骨都沒有。

  商柔被定為不祥。

  他顯然不是很滿意這個結果,公主的名聲也很重要,但這消息應該是太后傳出去的。

  他明顯已經把線索引到鄰國了,但太后直接給商柔定了個不祥。

  商柔短時間內不會被送去和親了,但這個不祥的名聲弄不好會背一輩子。

  趙玉玄本來想隔著楊子墨跳到床上,但是起跳的時候失誤了。

  楊子墨正睡著,那么大個屁股從天而降,五官差點坐扁了。

  “失誤。”趙玉玄起身,上床。

  楊子墨悄悄拿著自己的匕首對著趙玉玄的屁股懟了過去,他用的是尾端,最多也就是個疼。

  一聲慘叫傳出。

  蘇昀深吸了一口氣,早知,就不該帶上他們。

  商柔輕輕哼了兩聲,轉身繼續睡了。

  早上的時候趙玉玄一瘸一拐的,楊子墨眼圈發黑,他被揍了一拳。

  “夜里進賊了?”商柔看到兩個人的慘狀,露出一副嫌棄的表情。

  趙玉玄不占理,于是搖了搖頭。

  楊子墨不干了,他指著趙玉玄的鼻子:“他大晚上不睡覺一屁股坐我臉上了,我打他一下,他給我一拳。”

  “你那叫打一下!你用匕首扎我屁股,我下意識自保而已。”趙玉玄也不干了。

  商柔走到院中,打開小門,做了個手勢:“請,滾...”

  帶著這兩人出門,都不夠丟人顯眼的,當然,那個歲數大的,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