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文學網 > 司空靖和蘇月汐 > 第2249章 司空靖的猜測
    滄宇門的人,只有在每隔三年絕陣門開時才能夠進來,才能不被絕陣的力量所轟殺。

    絕陣門開啟的時間,為兩個月。

    也就是只有這兩個月,滄宇門才能像魔人一樣自由。

    司空靖當然也問了,如果離開神魔島海域進入荒海絕陣的其他地方,魔人會怎樣?

    戰虎的答案正是:也會被絕陣所轟殺,但如果能達圣武期的話就可以抵擋絕陣,但滄宇門不讓他們達到,所以魔人走不出這片神魔島的海域。

    說白了,就是因為魔人達到圣武期,就可以在整片荒海絕陣中自由行動。

    因而滄宇門才不讓他們達到,就是鎖死魔人在神魔島海域內。

    “這樣的規則,還真古怪……”

    “魔人可以自由穿梭,絕陣門開啟后滄宇門也可以,但僅限于神武期以下。”

    “而且還僅限于神魔島海域,這定下規則的人到底是什么想法?”

    不錯,如果達到神武期的話也不能進入神魔島海域了。

    無論陣門開還是沒開,只要神武期敢進來,就是絕對的轟殺且沒有任何余地的。

    “荒海絕陣的規則對魔人們很寬容,對于滄宇門似乎也相對寬容。”

    “但對其他外來者卻極為嚴酷,就是直接轟殺掉。”

    司空靖又想到爹娘和那些個追殺者,他們只要進入荒海絕陣就幾乎是死死死的。

    滄宇門,至少還有每三年一次的機會。

    “看來,還是與神魔島的守護者有關。”

    用戰虎的話來說,神魔島的中心是極其神秘的,任何人族踏進去就幾乎出不來了。

    所以才被滄宇門給當成監獄。

    守護者就是監獄的看守者,他們不容許任何踏進監獄的人族離開,因而滄宇門根本就不需要派人在那里把守,只需要將犯人直接扔進去就可以了。

    “滄宇門認為,神魔島的中心就是整個荒海絕陣的控制中樞。”

    “只要破解掉神魔島,就能得到和控制整片荒海絕陣,所以他們才會將犯人一個個扔進去,就是在尋找完全控制神魔島的方法。”

    司空靖一點點解析著,基本上就跟裴狂所想的一樣。

    “裴狂之所以能夠召喚巴準,就因為神魔島中心,有直接連接傳送石的傳送陣。”

    “而裴狂之所以能得到傳送石……就是滄宇門給他的。”

    “滄宇門利用魔人在荒海絕陣的特殊屬性,以圣武期強者帶著魔人一起穿梭進入中原大地并找到了裴狂,送給他一顆傳送石。”

    “目的應該還是在試驗,試驗有沒有控制神魔島的方法。”

    依然跟裴狂所說的那樣,而這事也是得到戰虎證實的,數十年前滄宇門確實有圣武期強者帶著一位頂級皇者的魔人進入中原大地。

    但哪怕如此,對于滄宇門高手而言也是非常兇險的,所以他們不會輕易嘗試。

    對司空靖來說,就是滄宇門是可以威脅到中原大地的。

    這個事,必須要牢記記在心里。

    “魔人,就是神魔島開創者給留下來的生命,所以荒海絕陣對他們更友好。”

    “那神魔島和荒海絕陣,到底是誰開創的呢?”

    關于這個問題,司空靖也問過戰虎,后者的回答是完全不知道,不過那絕對是他們真正的神明,在魔人的血脈中,有對神魔島中心的敬畏。

    只要踏上神魔島,他們都會不自覺地想要頂禮膜拜。

    司空靖剛剛同樣還問過,如果魔人可以掌握神魔島的話那豈不是就能反抗奴役了。

    但戰虎卻只是苦笑,如果可以掌握的話早就掌握了。

    但沒有可能,甚至滄宇門對此也放心的很。

    戰虎曾聽一名滄宇門的圣武期說過,魔人是絕對不可能掌握神魔島的,魔人就只是神魔島開創者的小小奴仆,沒有任何資格得到神魔島開創者的重視。

    “看來滄宇門,很可能也了解這位遠古時代開創者的身份。”司空靖繼續分析道。

    想要解開神秘島的秘密,可以落在監獄看守者的身上……

    但戰虎卻說,看守者或者說守護者都只是一些魔傀和戰傀,也就是沒有任何意識的。

    守護者的任務,就只是守護神魔島中心而已。

    “怪不得當初明明感覺到,有恐怖的存在鎖定巴準和六爪雜獸。”

    “但最終卻不了了之……”

    “原來,只要巴準和六爪雜獸回到監獄里面去,沒有意識的看守者就不再計較了。” 很明顯,如果巴準當初再多呆一會,就會被看守者斬殺于蒼龍小域外。

    “開創者設下這樣的荒海絕陣,還留下魔人,到底是為了什么呢?”

    雖然已經了解到神魔島海域的規則,但司空靖還是有些茫然。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忽而全身巨震道:“對了,上一代萬獸之主的血脈傳承。”

    在當初看到爹娘的留信后,司空靖就有這樣的猜測。

    荒海絕陣的存在會不會就是,保護上一代萬獸之主的傳承血脈不被人族強者發現,甚至不被五大天帝找到,不能被五大天帝給毀滅掉了。

    “如果這樣的話,開創者很可能就不是人。”

    “而是,當初帶走上一代萬獸之主血脈傳承和萬獸天獄的……強大兇獸!”

    還是那話,萬獸天獄關押著所有的兇獸,是五大天帝所構制出來的監獄世界,絕對不可能讓萬獸天獄輕易不見的。

    但萬獸天獄,就是流落到了荒海禁地里面……

    那么,就肯定是有人或者是兇獸給偷走的,而兇獸的可能性當然更大了。

    想到這里,司空靖趕緊進入萬獸天獄,將這個猜測與眾兇獸神獸們說明。

    一眾兇獸神獸卻茫然了,根本沒有這樣的兇獸好不好。

    當初的主力兇獸神獸,除去六爪邪心獸那個叛徒和其手下外,幾乎全都關在這里了。

    “總不能,六爪邪心獸就是我們的臥底吧?”絕夜狼王眨了眨眼。

    如果六爪邪心獸是臥底的話,那就有可能盜走萬獸天獄和上一代萬獸之主的血脈傳承。

    對此,神龜卻惡狠狠說道:“不可能,那貨絕不可能是我們的臥底。”

    眾獸最終當然討論不出個所以然來,司空靖終究還是帶著疑惑退出了萬獸天獄。

    “現在還不能確定,荒海絕陣到底是不是保護萬獸天獄和血脈傳承,看來我要一點點地去挖開,如果如我所想,那我便能輕易掌握荒海絕陣……”

    說到這里,司空靖的拳頭緊緊握起來,眼中閃過強烈的精光。

    司空靖有點期待,前往神魔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