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文學網 > 司空靖和蘇月汐 > 第2250章 抵達,魔人傳承之地
    司空靖覺得這種可能性極高,或許他流落到神魔島海域并非偶然。

    因為他記憶中又冒出黑色游魚的樣子,似乎正是它們帶著他來到魔鱗島的樣子。

    記憶很模糊,具體司空靖也不知是不是錯覺。

    不再多想,司空靖直接在神梭船上盤膝坐下,進入了修煉狀態。

    猜測都只是猜測,是不是真的還要探究清楚,接下來他要面對的是強大的滄宇門,他第一步還要保住飲鹿不被當成祭品。

    提升境界,才是最重要的!

    在抵達神魔島前,必須先達到靈武期。

    關于為何要達到靈武期的事,戰虎當然也說了,正因為神魔島上還有一處魔人傳承地。

    只有靈武期以上且天賦超強的年輕魔人,才能夠得到傳承。

    而得到的傳承,當然要乖乖上交給滄宇門。

    如果阮長老手中的魔人能夠得到厲害的傳承且獻上去,自然就可以獲得地位上的提升。

    時間,一點點流逝而過……

    屬于阮長老的神梭船多出了好幾梭,上面全都是各個島嶼上的魔人和所謂祭品,

    一路無話,因為有戰虎的存在還有阮長老的交代,阮長老的手下打手們自然也不敢再找司空靖的麻煩了,轉眼半個月就過去了。

    阮長老的神梭船隊,已經來到了神魔島的邊緣。

    “所有魔人登上船板,準備踏上神魔島……”

    隨著戰虎的聲音,包括司空靖和飲鹿等魔鱗島的魔人在內,所有魔人踏上了船板。

    這一刻,司空靖終于望見了神魔島。

    只見神魔島就如同一望無邊的陸地,外圈沒有任何花草樹木,唯有看起來干枯無比的荒地,就像是一眼望去的恐怖死地。

    無論山川土地,全都是灰黑色的。

    而在神魔島的中心則一片電閃雷鳴般的黑色霧氣,霧氣與天相接,看不清所有。

    只是讓人感到無比的壓抑,僅僅一眼就有種要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在司空靖所在神梭船的四周,還有上千艘神梭船,船上面的全都是被滄宇門高手帶來的魔人,祭品將送給監獄里面的人玩虐,魔人也將進入監獄里工作。

    與人族不同,魔人在進入監獄后,也是可以出來的。

    戰虎同樣也說了魔人要工作的內容,正是在神魔島中心有被恐怖力量轟出來的神魔晶。

    這種神魔晶很特別,價值極高,比明核晶還要高出數十倍,所以才需要魔人們進去搬運,同時也需要監獄里的犯人去冒險采集……

    也就是犯人無時不刻采集后,再由魔人每隔三年進去搬運出來。

    因而,就需要祭品來安撫這些犯人,讓他們心情更佳地為滄宇門采集神魔晶。

    “所有魔人,入島!”

    又隨著戰虎的話,司空靖所在神梭船上的所有魔人終于踏上死地般的神魔島,其他神梭船上的魔人也是一樣的道理,統統走了上去。

    至于滄宇門的人,當然也踏上了神魔島。

    他們是可以走到島上面的,只是不能靠神魔島的中心太近而已。

    但是,神梭船不能進去。

    就這樣,在滄宇門高手的帶領之下,一眾魔人向神魔島中心奔騰而去,其中祭品們被人族圍著押著,自然也包括飲鹿在內。

    此刻的飲鹿,眼巴巴望著司空靖,她已經不知道后者還能不能救她了。

    而回鹿則是,嘎嘎直笑……

    對著不遠處的司空靖諷刺道:“黑鱗魔人,你之前吹的跟什么似的,最終還不是要乖乖讓飲鹿去當祭品,她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你難道不救她嗎?”

    她就是要挑撥司空靖去救飲鹿,說不定馬上就可以被人族給活活干死了。

    對此,司空靖是理都不理……

    此時的司空靖表情嚴肅到極點,在踏上神魔島后他就有種古怪無比的感覺,有一種莫名奇妙的熟悉感,但這種熟悉感并不是來自于兇獸血脈的。

    這就非常奇怪了,他是萬獸之主,可熟悉感卻不是兇獸?

    深深吸了口氣,司空靖暫時將這種感覺從心底深處掃除出去,再給了飲鹿一個安心的眼神后便繼續隨著大隊伍往神魔島中心而去。

    不久后……停!

    一個重重的聲音轟然響起,依然是來自戰虎的,同時還來自于周圍其他的魔人隊伍。

    大隊伍突然停住了,就停在一處峭壁之前。  峭壁仿佛帶著滾滾的魔光,又給人一種極度壓抑的感覺,而在峭壁的中間有一處凹進去的類似于山洞的地方,看著像是一個倒壓進入峭壁的大碗。

    這個時候……

    一道人影突然騰空而起,正是一名全身圣武期氣息的老者。

    老者緩緩浮在這大碗的前面又望向大隊伍,緩緩說道:“這就是魔人的傳承之地,現在各支隊伍的外門長老帶上能接受傳承的天才魔人,集合過來。”

    這名圣武期老者,司空靖也聽戰虎說了,正是此次進入神魔島海域的滄宇門最強者。

    是一名滄宇門的內門長老,名叫步吞。

    而這個像極凹進去的大碗,只要年輕有天賦的魔人進入,就可以得到力量的傳承。

    至于傳承是從哪來的……

    用戰虎的話說,當然就是神魔島開創者給他們這些魔人奴仆的福利了。

    但是,一樣被滄宇門給控制著。

    這時候,司空靖所在的隊伍響起阮長老的聲音道:“你們幾個,跟我上去。”

    院長老在數十個他所負責接送的魔島上面,還是搜刮到了幾個還算有天賦的年輕魔人。

    就這樣,他卷起這幾個年輕魔人,飛快飄向了步吞長老……

    其他的隊伍也是一樣的道理,由帶隊的外門長老卷起了年輕魔人們騰空而起。

    有的卷著數十人,有的卷著數百人……

    而像阮長老這樣只卷著幾個魔人也并不在少數,從這里就可以看出,外門長老的地位差距,阮長老的地位很明顯沒有戰虎所說的那么高。

    魔人島嶼有大有小,有強有弱……

    能夠負責強大島嶼的滄宇門外門長老,地位自然更高,手中的天才魔人自然更多。

    阮長老手中只有幾個天才魔人,地位上自然不算高了。

    望著離去的阮長老……

    戰虎慢慢靠近司空靖,低低地說道:“阮長老最近的地位又有下降了,他的境界提升太慢,最近幾次神魔島之行也無寸功,所以他就被其他長老給壓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