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文學網 > 仙寥 > 第16章 風起
  “文膽,到底是什么呢?”周清靠著大桑樹坐著,思忖著。

  夏日的炎熱,不敢冒犯大桑樹陰涼的樹蔭。周清其實有所懷疑,以前鬼宅的異常,興許跟這株極為陰涼的大桑樹有關。

  只是他住進來,日子眼見一天比一天好,縱使以前的詭異和大桑樹有關,那也沒對周清造成什么妨礙。

  何況他天天拿大桑樹當靶子,沒見大桑樹有啥反應。

  背靠桑樹,感受來自粗壯樹干的絲絲涼意,周清愈發冷靜。

  文膽出現的關鍵,自然是在于他書寫的《誡子書》。

  一篇書法,有這樣大的魔力嗎?

  周清將皮紙橫在膝蓋前,墨跡干得很快,不知是天氣原因,或是有其他特異之處。

  書寫《誡子書》時,周清情感充沛,通篇一個“靜”字,如實記錄著他穿越以來,遇見種種事情,最終靠著一個“靜”字,方才有今日的安定。

  靜以修身……非寧靜無以致遠,非淡泊無以明志……

  文章能流傳千古,在于共鳴,在于真實情感的流露,在于詮釋了自身遭遇,以及生生不息的奮斗……

  文膽的出現,應該與他書寫《誡子書》時,闡發了自身“靜以修身、寧靜致遠”的處世之法。

  他仔細端詳手中皮紙上的文字,書法的造詣其實一般,稱不上登堂入室,但是他看著,著實有不一樣的感覺。

  看著上面的一字一句,心神自然安定下來。

  似乎這篇文字,自有一股使人心里寧靜的意境流轉。

  文膽的意思有多種,周清記得大學導師曾對他提過一種說法,文膽即是指文章的靈魂和氣質,不止應用在文學寫作中,其他藝術相關的領域,都可以用到文膽的概念。

  “靈魂?氣質?”

  讀書養神,練武養身。

  “養生主一直以來都只是顯示我練武養身的進度,如今出現文膽,自然是涉及到了讀書養神的方面。”

  周清大致做出了判斷。

  文膽雖然出現后,幫助周清提升了虎戲,可前提是虎戲在熟練階段已經圓滿,距離精通本就是一步之遙,文膽對虎戲的提升,更像是點睛之筆,點出虎戲的神韻,使其突破瓶頸。

  “或許這才是文膽關鍵作用所在。”

  修煉虎戲的兇意,化為膽氣,自也少不了文膽的作用。

  練武之人,須得有膽,才能勇猛精進。

  一味的畏畏縮縮,則終無成就。

  但如果一味的兇狠,容易招惹是非,故而道德經有言“強梁者不得其死”。

  過剛易折。

  是以練武之人中的武術家,多以不惹事不怕事為處世安身的理念。

  畢竟武功再高,亦是血肉之軀,能挨得多少刀槍劍戟?

  人之肉身是有極限的。

  不過?

  周清想到養生主。

  有養生主的他,當真存在肉身的極限嗎?

  以他現在的情況,至少遠遠不到考慮肉身極限的時候。

  他也希望肉身的提升是沒有極限的。

  總之,想通這些事后,周清極為暢快。今天很好,明天會更好,日子會一天好過一天。

  這樣充滿希望的生活,哪怕沒有電,沒有網絡,也是很快樂的。

  人生的本質不就是追逐快樂嗎?

  到現在,他還不餓。

  只是也沒有興致再寫一篇書法。皮紙不便宜,沒感覺時,他不打算浪費。他很清楚,像眼下這篇書法,他即使重新寫一篇一模一樣的誡子書,都大概率沒有眼前皮紙上的文字那樣有深刻的意境在。

  古今名帖,即使那些書法大家再重新寫一次,也不能還原出來。

  如《快雪時晴帖》、《喪亂貼》、《祭侄文稿》等……

  周清摸了摸扁平,卻遠比剛穿越過來結實的小腹,還不餓,那就懶得再弄吃的了。進食也會對身體進行消耗。

  他突然想許一個愿望。

  明天昴日再抓一條青碧蛇回來,好不好?

  至于今天,周清打算好好睡一覺。

  充足的睡眠,亦是養身必不可少的環節。

  …

  …

  第二天周清醒來。

  現在白天很長,而此時天色微白,夜幕未完全消失。

  昴日在庭院里,沒有如周清想的那樣,抓來一條蛇,不過它雞喙倒是叼著一條挺大的蚯蚓。庭院里沒有泥土被翻開的痕跡,大概率是夜里在附近自己找的食物。

  看來那樣的蛇,終歸是昴日偶然抓來的。

  依舊不太餓。

  他現在每日消耗不少,現在居然還不餓。周清心里猜測,蛇肉和蛇膽里應該還有神秘的物質,極大地補充了他身體所需的營養和能量。

  那到底是什么呢?

  靈氣?

  周清目前是沒條件得出確鑿的結論。

  暫時研究不出來的事情,可以靠后放著。

  周清來到木人樁前,裹鐵皮的部位,都接近人體要害的位置。其本身可以訓練拳腳、手法、身法,若是追溯源頭,那得從戚繼光說起。

  確切說,木人樁是為上陣殺敵而生。

  它雖然有不少優點,但因為本質是不會移動的死物,對實戰的幫助是有限度的。

  只是以周清目前的處境,木人樁確實能發揮出一些作用來。

  有比沒有強。

  周清照常先打一遍五禽戲熱身。

  以虎戲為起手式。

  虎戲到了“精通”階段,果然有質的變化。

  周清感覺現在做虎戲八式很輕松,即使有些生澀的地方,也比以往容易許多,身體靈活性上了一個臺階。

  恍惚中,他完全將自己代入老虎的視角。

  沒有模擬,他就是一頭老虎。

  山中的虎王。

  修成人形的山君。

  這種感覺很奇妙。奇異自然的獸性被激發,但沒有動物的暴虐,反而獸性加持了膽氣,可以說是虎膽。

  此刻,在周清的視角里。

  庭院變成他的領地,大桑樹是他的華蓋,昴日是他手下的先鋒官。

  王霸之氣油然滋生。

  在他的領地里的事物都是他的,他不許,旁人不能搶。

  虎戲八式很快打完,那種感覺卻讓周清沉浸,脫離出來,還有點悵然若失。

  “這便是虎戲的‘精通’么?”

  周清覺得是,又不全是。

  “有文膽的作用,讓我修煉虎戲時更沉浸了。”

  周清很快找到剛才那種體驗的原因之一。

  不知修煉鹿戲的效果會如何?

  過了一會,周清有些失望。顯然僅是剛剛邁入“熟練”階段的鹿戲,沒有讓周清進入剛才修煉虎戲的狀態。

  這種落差感,讓他有些難受。

  不過周清沒有因為難受,放棄修煉五禽戲,依舊將后面三戲打完,做好修煉木人樁前的熱身。

  然后觀察養生主。

  五禽戲(略通):虎戲(精通),鹿戲(熟練),熊戲(略通),鳥戲(略通),猿戲(略通)

  武技:黑虎掏心(熟練);彈指神通(略通)。

  文膽(初階)。

  睡了一晚上后,周清發現彈指神通居然從“粗通”到了“略通”。

  “昨日傍晚‘文膽’出現時,彈指神通沒有提升到‘略通’。”

  彈指神通的突破顯然不是虎戲那樣借助文膽突破,另有緣故。

  “經過一夜充足的睡眠,我的身體適應了新的變化,在五禽戲熱身后,身體機能發揮出來,彈指神通自然水到渠成地提升至‘略通’的階段。”

  周清撿起一顆石子,回到平時練習彈指神通的位置,瞄準大桑樹粗壯的樹干。

  輕輕松松擊打在自己想要命中的位置,上面留下較以往略深的印記。

  “其實本質不是彈指神通提升,而是我手眼更加協調。還有虎戲提升到精通后,我的指力以及靈活性亦有提升。”

  再厲害的武技,想要真正掌握,都需要對應的身體素質,否則永遠都沒法掌握,或者強練之后,反受其害。

  放在小說里,就好比張無忌練成九陽神功,修煉乾坤大挪移自是如吃飯喝水一般簡單,天下武功,亦是俯仰即拾。

  “提升五禽戲好比修煉內力,所以用五禽戲養身才是重點,而武技則是細枝末節。不可本末倒置。”

  周清使用木人樁修煉,乃是為了一定程度上彌補實戰經驗的不足。

  至于提升黑虎掏心威力,則是其次。

  關鍵在于如何將黑虎掏心運用在實戰中!

  周清擺出架勢,以木人樁為參照的敵人,開始使出黑虎掏心。

  手部擊打木人樁用鐵皮包裹的手臂,得到清晰的力道反饋。不斷調整重心,調整步伐,調整發力的姿勢。

  在這過程,腳步的靈活性,手部吃痛忍痛的能力皆隨之增強。

  實戰中一個關鍵因素,便是突然遭受反擊,吃痛之下,依舊能使出完整的發力技巧。

  如果發力技巧變成本能一般,即使突發遭遇,反擊的力道也必定不會小。而且不會在遭遇戰中,慌亂不堪,把平時練習的東西都忘掉,打成王八拳。

  以木人樁為假想敵,周清不斷練習,黑虎掏心用出來愈發得心應手。

  最后他長長吐了一口氣,以練習一遍完整的虎戲結尾。等待熱氣游蕩全身,消解疲勞。

  周清再給自己綁上沙袋,背著書篋去上課。

  這是普通的沙袋,往后增加重量,可以加入鐵砂之類,只是成本更高,而且份量更重。

  慢慢來,一步步往上疊加。

  綁沙袋的方式,再使用鹿戲的發力方式趕路,明顯能感受到肌肉的疲勞在飛速累積。

  到了胡村旁邊的小湖,周清氣喘吁吁。

  他感受到腿部肌肉的細微撕裂感。

  修煉一遍虎戲,熱氣游走雙腿,疲乏一掃而空,些微撕裂的肌肉,也迅速彌合,雙腿得到些微強化。

  這種不斷變強的感覺,遠遠看不到極限在哪。

  周清繼續纏著沙袋綁腿,去往村塾上課。

  雖然有些晚點了。

  學生們見到他依舊高興不已,周清則有些意外,因為學堂里的學生少了幾個。

  他問明情況后,才知道夏糧催收很急,不是胡村人的幾個學生都回家幫忙去了。因為他們家里有人要服徭役,連不滿十二歲的童子都要交役錢,家里的壯勞力為了掙錢,或去碼頭下苦力,或去做短工、長工……

  而且因為胡村人比較團結,官府向胡村收稅的難度較大,所以胡村賦稅一向不輕不重。

  不久前,周清在提學面前表現不錯,胡村又成為本地學風盎然之地,成為知縣政績的一部分。

  所以今年夏糧的征收,縣衙給胡村免了一部分。如此相比附近其他幾個村子,胡村的日子當真是十分好過。

  另外,催收糧食的小吏大力宣傳了胡村的事跡。

  其他村子對胡村很是不滿。

  認為是胡村的存在,才導致縣衙加大了對他們的攤牌,導致他們過得這樣辛苦。

  如此一來,胡村和其他村子,在炎熱的夏季,開始逐漸有沖突。經常為爭地爭水鬧矛盾,大打出手。

  官府和鄉紳們也不打算調解,反而有些拱火的味道。

  但這些爭斗中,胡村都占了不少便宜。

  胡鐵匠這些年教村里的學生黑虎拳,不少已經成年,粗淺的拳腳,在村級別的爭斗上,還是能發揮不少作用。

  “胡村里的幾個村老是有智慧的,他們舉辦村塾社學,還請胡鐵匠教習黑虎拳,怕是早就預料到這一天。”

  雖然村塾社學里有其他村子的學生,終歸是極少數,而且要交錢糧,等于變相削弱周圍的幾個村子。

  那些以往在胡村的村塾社學上學,已經成年的人,也不見得個個會出來找胡村的麻煩,畢竟他們其中有不少人已經進了城,憑借識字和會一點粗淺拳腳,在城里謀生不難。

  一連幾日過去,胡村村塾的學生越來越少。

  周清旁觀的過程,發現了一件事。

  這些沖突,有些甚至是胡村主動引發的,為的是圈地占水,擴張胡村的勢力。

  村塾的學生因為讀書識字,又練過一點拳腳,很容易參與其中,成為胡村擴張過程中的一股力量。

  怕是用不了幾年,城西的鄉里,都要被胡村收編。

  胡村由此可以成為一方豪強。

  這是在為亂世做準備啊。

  而那些暗中推波助瀾的官吏或者鄉紳,怕是未必能察覺到這一點,即使察覺到,也大概不能阻止。否則激起民變,縣老爺的腦袋不見得能保住。

  何況弱肉強食,也是鄉里的生存法則。

  大概又過了十日,村塾的學生幾乎不來上課了。

  周清于是順勢辭去塾師的位置,胡村的村老似乎有所預料,又給了周清一筆額外的束脩,此外還有臘雞臘鴨以及一些山貨,說是給周清過端午節用。將周清的書篋裝得滿滿當當。

  顯而易見,在胡村擴張的過程中,胡村的積蓄由此變得更深厚了。

  只是胡村相比江州城這樣的龐然大物,依舊渺小。

  他們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強留周清,為的是結下一段情分,將來周清顯達,他們能找周清說上話。

  周清背著滿滿當當的書篋離開胡村,與學生們告別。

  此刻風起揚塵。

  周清以手擋住迎面的灰塵,他清楚,這個世道只會越來越不平靜。天底下,類似胡村這樣的事,肯定還有很多很多。

  世道的亂象,開始凸顯。

  他心里隱隱生出一股危機感,隨即默默誦念一句話: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他的心隨之安定下來。

  自強是增加安全感的最好途徑。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中原五百的仙寥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