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文學網 > 仙寥 > 第28章 真炁
  入門儀式完成,周清回到竹舍,先睡了一覺,僅僅兩個時辰,他便睡足醒來。

  距離州學進學還有一個半月,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周清打算先有什么修煉回春符典的問題,便請教知善他們,他們雖然沒練過,可是跟隨福山多年。

  俗話說,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

  周清多少能從中得到啟發。

  胡屠戶有知善用特殊的手段維護傷勢,半年內是不用擔心的。至于半年后?

  周清心道:“應該用不了半年。”

  憑他的努力,以及養生主的作用,周清有信心半年內將回春符典修煉到能救治胡屠戶的程度。

  他看完回春符典后,推敲過。

  根本不用將回春符典修煉到能對其做注解的福山道長那種程度,便可醫治胡屠戶的腿傷。

  這件事的難點有二。

  一是配制黑玉膏,二是修煉仙鶴針。

  仙鶴針是回春符典獨有的針灸術,亦是治療外傷的關鍵。

  仙鶴針的針灸術并非直接就能修煉,而是要先修煉鶴形術,掌握仙鶴勁,才能施展出仙鶴針來。

  周清理清其中關竅后,于是開始從鶴形術入手。

  他先找來草紙,從回春符典的書籍以及其中的注解中,描繪出一個個小人的模樣,其動作正是鶴形八式。

  這只是大概的輪廓,周清拿上這些草紙,去找到知善他們。

  “小師叔,你把鶴形術畫出來了?”知善有些驚喜。

  “嗯,怎么?”

  知善不由神情露出一抹苦色,“小師叔,其實鶴形術的畫本秘籍,我師父曾經做出來過,后來他得了呆癥,有一天竟將鶴形術燒掉,這其實是他平生得意的手筆,整理前人留下回春符典,將其整合成畫本,后人修煉回春符典會更容易的。只是師父嫌棄我們年紀大,即使學了也不過多一門武技,而且鶴形術的本質不在殺傷,才沒有傳給我們。他是打算將來找一個聰明絕頂的少年人,對其傳授。只是沒想到……”

  “總之,小師叔能還原出鶴形術的畫本,大概是天意吧。”最后知善說了一句,似嘆似喜。

  “能不能還原還不知道呢,這只是草稿。我正要問你們一些細節,還請大家一一告訴我,莫要有遺漏。”

  知善四人紛紛點頭。

  福山道長的四個弟子分別是知善、知水、知靜、知守。

  實有道家上善若水,清靜自守之意。

  周清將自己對回春符典及注解的理解,將鶴形術的草稿弄出來,請知善他們一一評點。

  其實福山起初不是掌門候選人,只是那場清福宮內亂后,福山才做了掌門,從故紙堆里尋到回春符典的典籍,其中還有因內亂亡佚的部分,全是福山多年來耗費心血補足。

  知善四人,他們限于資質,學不了回春符典。周清若能修成回春符典,續上傳承,對他們自是意義重大了。

  因此四人是不遺余力的回憶細節,希望能幫到周清。

  周清經過詳細的問詢,加上自己的理解,鶴形術的草稿變得內容越來越豐富。

  他用左手作畫,雖然只用的草紙,卻也顯出不俗的畫技。

  其實周清原本雖然學過一點畫技,但遠沒有現在厲害,他修煉虎戲時,同時鍛煉到了雙手的靈活性。

  精通級別的虎戲,使他左手的靈活性來到一個很高的程度,因此畫技增加不少。

  至于為何不用右手,因為右手修煉黑虎掏心,加強了力量和硬度,靈活性反而不如左手了。

  周清后面又下山去買了畫紙,抽空回院子里看了看。

  其實沒啥好擔心的。

  不正常的是昴日和大桑樹。

  真有人闖入,指不定是誰怕誰。

  自從他將和尚尸體埋在大桑樹下后,大桑樹變得愈發陰涼起來,同時周清隱隱然能感受到一點來自大桑樹的情緒,有點親昵?

  真不知是不是錯覺。

  他可有事沒事拿大桑樹練習彈指神通。

  難道是因為喂了它一具尸體?

  打一棒給個甜棗,難道對大桑樹也管用?

  反正周清不怕它。

  它又不能動,頂多嚇唬老仆人而已。

  周清回到清福宮,將鶴形術畫在畫紙上,因為做足了準備,當真惟妙惟肖,連肌肉線條都畫出了。

  知善他們看到后,又是高興,又是悵然。

  周清版本的鶴形術畫本與福山道長的區別,在于福山道長更寫意,周清更寫實。

  若是從修煉角度來看,周清的畫作無意是實用性更強。

  既然準備充足了,那沒啥好說的,直接開練。

  周清在清福宮練了三天后,養生主終于生出新的變化:

  五禽戲(略通):虎戲(精通)+鶴形術(粗通),鹿戲(精通),熊戲(略通),鳥戲(略通),猿戲(略通)。

  武技:黑虎掏心(精通);彈指神通(精通);清風符典(熟練)。

  奇技:回春符典(略通)。

  初階煉丹術(粗通)。

  文膽(初階)。

  剩余壽命(三十七年)。

  鶴形術出現在了虎戲后面,加號的意思是兩者可以融合,但現在不行。這一點變化,讓周清有些意外。

  看來要將鶴形術修煉到精通的程度,才能與虎戲融合。

  周清心知這是養生主對他的一種修煉指引,他有些期待,虎戲和鶴形術的融合,會產生什么新的變化。

  接下來,周清看了看胡屠戶后,下山回到院子里,他需要更加私密的環境修煉,感覺這樣放得更開。

  …

  …

  鶴形術的修煉比周清想象的要難,無論是步伐,還是身影,以及雙手的靈活性協調性,都要一絲不茍,而且還得配合特殊的呼吸節奏,錯一點都不行。

  但是讀書帶來的專注度以及敏銳的思維,令他不斷提升鶴形術的熟練度。

  粗通,略通,入門!

  而此時距離州學入學,還有不到十天。

  “鶴形術的修煉,比虎戲還是要難上許多。”

  雖然因為初階文膽的緣故,修煉一路沒有遇到瓶頸,但周清在鶴形術上花費的時間著實不少。

  即使如此,將將花了一個月出頭的時間,周清才將鶴形術修煉到入門。但有個意外之喜的收獲。

  他注意力放在養生主上:

  五禽戲(略通):虎戲(精通)+鶴形術(入門),鹿戲(精通),熊戲(略通),鳥戲(略通),猿戲(略通)。

  武技:黑虎掏心(精通);彈指神通(精通);清風符典(熟練)。

  奇技:回春符典(略通)。

  初階煉丹術(粗通)。

  文膽(初階)。

  剩余壽命(三十九年)。

  最近一個月,他主要精力放在修煉鶴形術上,僅是入門帶來的好處,便讓他有意外之喜。

  壽命足足增加了兩年。

  先前在回春符典消耗的壽命完全補了回來,還多出一年。

  而僅僅只過去一個月出頭。

  如今鶴形術才修煉到入門,后面熟練、精通,不知又會有多大的效果。

  周清繼續修煉鶴形術,只是練了幾遍之后,他敏銳的察覺到,鶴形術的練習出現停滯了。

  “仙鶴勁。”周清很清楚原因,鶴形術進一步的修煉需要掌握仙鶴勁,然后學會仙鶴針,通過仙鶴針的刺激,又可以進一步提升鶴形術。

  本來他以為還需要一段時間才會用到仙鶴勁,沒想到鶴形術剛入門,便要著手仙鶴勁的修煉。

  也好,早點學會仙鶴針,再配制出黑玉膏,便可以著手救治胡屠戶了。

  他這些日子廢寢忘食的修煉,大腦本能地被修煉的事支配,有種一心修煉,不問世事的感覺。

  想到胡屠戶的事,又被拉回到現實。

  難怪清福宮的道士知善他們能在山中呆那么久,修煉一旦入迷,著實有難以想象的快樂。

  尤其是他有養生主,每一分努力,都有反饋,最終有令人欣慰的成果。

  這如何讓人不沉迷?

  不過對于仙鶴勁的事,周清開始著手掌握后,不禁產生了一些疑惑,于是周清來到清福宮,向知善詢問。

  知善:“這方面的事,小師叔最好是去請教師叔。”

  周清便即去尋福松。

  …

  …

  周清來到福松的靜室,

  “師弟,沒想到你這么快便鶴形術入門了。”

  周清來到門口,福松出來迎他,胖臉比一個月前多了點富態,笑吟吟道。

  “師兄怎么知道我鶴形術入門的事?”周清略感意外。

  福松微微一笑:“每一種符典入門之后,都會有其獨特之性,我和師兄相處多年,對這種特性記憶深刻,只聽你腳步和呼吸聲,便知曉你在鶴形術的造詣了。可惜我太岳真形符典練不到耳朵,否則十步內,連你心跳節奏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師兄厲害,小弟修煉鶴形術,遇到一個難題。里面提到仙鶴勁,只是我不得要領。”

  福松:“師弟弄不明白是正常的。因為仙鶴勁不是外力發出,而是一種看不見的內家勁力。”

  “內家勁力?”

  福松:“武功有內家、外家,但無論外家內家,最終的目標都是練出真炁。而內家勁力,有一點真炁的特征。師弟現在肯定不明白,你去拿一根蠟燭過來。”

  周清注意到福松的房間有許多蠟燭。

  他取了一根。

  這時福松伸出兩根手指,駢指朝蠟燭緩緩一點。

  蠟燭居然應聲而斷,切口整齊,像是給利刃劃開一樣。

  但周清看得清楚,明明剛才福松的手指距離蠟燭還有半寸便停住了。

  他絕對沒有眼花。

  而且福松這一指點過來,根本不快。

  “師兄,你這是什么功夫?難道就是所謂的內家勁力?”周清回過神,心中蕩起漣漪。

  他一時間想到許多武俠小說中的厲害武功。

  一陽指,六脈神劍?無形劍氣?

  剛才福松那一下,都沒有很強烈的勁風,給他感覺像是指尖伸出一塊刀片似的,輕易將蠟燭切割了。

  “師弟猜的不錯,正是內家勁力。而內家勁力的修煉需要以充足的氣血為支撐。鶴形術的修煉,有內壯氣血的作用。師弟只要好好修煉鶴形術,你虧損的氣血,遲早能補回來。”福松解釋道。

  周清:“可是沒有仙鶴勁,小弟我鶴形術的修煉不免陷入停滯,如何補足氣血?”其實他修煉虎戲、鹿戲一樣有補足氣血虧空的作用。

  但明顯效果是不如鶴形術的。

  他這樣問,還是想從鶴形術下手,更快補足氣血。

  “這確實是個麻煩,不過這麻煩對別人來說不好解決,但對師弟來說,并非難事。”

  “還請師兄明示。”

  “師弟平日修煉你家學的養生功時,想必也服用過一些補藥。”周清知道福松說的養生功是虎戲,至于補藥自是烏雞丸了。

  福松三言兩語道出,周清不免心生欽佩之感。

  他點了點頭,“小弟吃的補藥,藥性平和,長時間服用,才更見得好處。”

  烏雞丸確實有滋補效果,男女都可以服用,但滋補的作用,需要長期累積。

  “嗯,是藥三分毒,能長期服用見得好處的藥方,其實已經不錯了。不過這類補藥用在仙鶴勁的修煉不合適。師弟現在的氣血,要修煉仙鶴勁確實不足,但我這有一方氣血散,你修煉前服用,短時間內氣血會激增,正適合你修煉出仙鶴勁,屆時再用仙鶴勁練習仙鶴針,刺激自身穴位,進一步提升鶴形術。”

  “還請師兄賜下藥方。”周清這下明白了,原來是可以靠藥物修煉仙鶴勁。只是回春符典沒有提過。

  他心里不免有些疑惑。

  福松似乎看出周清的疑惑,又道:“藥方我這有,師弟肯定好奇,為何回春符典沒提過這事。其實氣血散的藥方是我修煉太岳真形符琢磨出來的,本來打算讓我師兄加到回春符典里,輔助修行。可我師兄為人固執,認為回春符典以內練為主,若是過于仰仗外物,反而失了下乘。我卻不認可他的觀念,只要結果是好的,何必區分內外?他內練一生,不假外求,仍是在修煉真炁,邁入先天這一步失敗,弄出呆癥。可惜啊。”

  福松長長嘆了口氣,幽幽道:“師兄,其實你我都有錯。”

  周清從福松語氣中聽出失落和不甘。

  同時對所謂的真炁和先天,好奇不已。他隱隱感覺到,那與他追逐的神秘、超凡以及長生有關。

  只是顯然離他目前很遙遠。

  周清沒有追問下去,只是要了氣血散的方子。

  飯要一口口吃,修煉要一步步來。

  即使他現在知道了,又有什么意義呢?

  專注當下!

  把握當下。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中原五百的仙寥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