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文學網 > 仙寥 > 第29章 破限
  周清拿到藥方,看了眼,頓時明白福松說這方子對別人難,對他不難是什么意思。

  他這段時日煉制五香丸和烏雞丸,加上原身記憶里有一些關于藥材價格的記憶,如今對大部分藥材的價格都了如指掌。

  氣血散所需的藥材就沒便宜的,除開大多跟補血有關的藥材外,還有幾味猛藥,價格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承受起。

  福松肯定是覺得周清有林家支持,所以湊齊那些藥材不難。

  自來商人沒有過硬的姻親關系,大多會選擇支持很有潛力的寒門讀書人,等到對方參加科舉,考取功名,自然能反過來庇護商人,甚至給他們豐厚的回報。

  從五香丸開始,周清無可避免地與林家合作越來越緊密。這也確實是他目前極好的選擇。

  無論從哪方面而言,林小姐都是一個值得合作的伙伴。

  他拿到氣血散藥方只有藥材名字。福松隨后一一告知煉制氣血散的步驟,以及份量火候等諸多細節,讓他牢牢記住,不要遺忘。

  若是有忘記的地方,可以回清福宮直接找他。

  周清答應并記住,隨即向福松告辭,沒有浪費時間,直接去找林小姐。

  修煉成鶴形術,不但是為了練成回春符典,關鍵也是為了虎戲和鶴形術的融合。

  這是他得到養生主以來,第一次出現融合的概念。他很期待,虎戲和鶴形術融合會產生怎樣的效果?

  …

  …

  林府。

  周清和林家已經很熟,林小姐交代過,凡是周清來,不用通報。只要林小姐不是在內院閨房里,便可以直接可以去找她。

  一座花園里。

  林小姐身穿素色勁裝,扎起頭發,和林員外正交手拆招。

  兩人見周清來了,緩緩收招。

  周清先是見禮,“見過林老爺,見過林公子。”

  林員外露出親切的笑容:“周相公來了,請坐。”

  各自落座。

  林員外:“周相公與我家已然如此相熟,不必太客氣叫我林老爺,我單名一個泰字,老夫托大,周相公稱我一聲泰叔可好?”

  若是讀書人之間,見有功名的長輩,可稱世叔。

  直接呼名,實則略有不敬。

  林泰讓周清稱呼泰叔,實有自謙之意,也免得周清將來中舉,在稱呼上有所困擾。

  當然,其中還有一層含義,周清稱他為叔,林小姐是他孫女,兩人間便有輩分差距了。

  這一點坐實,能避免一些風言風語。

  他也是為了孫女著想。

  雖然林家有錢,到底是商人,即使現在兩人撮合在一起,將來周清金榜題名,若是有心儀的高門貴女,豈不悔恨?

  少年人的愛情,多在一時沖動,并不長久。少年恩愛,老來成仇,那是常有的事。

  若兩人不在一起,將來周清多少會念這一份情。

  周清見林泰如此說,哪里不明白對方意思,于是順著林泰的話,叫了一聲“泰叔。”

  林小姐神情不見失落,甚至略帶笑意道:“看來往后我要叫周相公一聲周叔。”

  “林公子說笑了。”

  “周相公早知我是女兒身,現在咱們關系更比從前親近,不必給我留這份體面了。”林小姐微微笑著說。

  周清:“女公子也是公子。”

  “那倒也是。”

  其實她也喜歡周清叫她林公子。這樣仿佛林家的基業,便有了著落。

  林泰見孫女這樣,心知她還是更喜歡周清叫她林公子,而不是論輩分年齡。

  這孩子實在命苦。

  他心中一軟,大方針定了,小事就該由著她,便道:“那往后咱們各論各的。雖有失禮,但也算性情中人之事。你們年輕人好好交流。對了,婉兒,周相公既然叫了我一聲泰叔,我這長輩不白當,你尋一樣拿得出手的見面禮給他。至于周相公還有什么其他的事,你也一并辦了。”

  林小姐自是答應下來。

  隨后林泰離開。

  “周相公,你有什么事,先說。趁著天色未黑,我抓緊時間給你辦了。”林小姐直爽道。

  林家既然已經在周清身上下了注,繼續加注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她現在只怕周清有事情不找林家幫忙。

  那可就真見外了。

  周清照實說了氣血散的事。

  林小姐笑道:“原來是這樣,要哪些藥材,你跟管家說,我想家里都有的。”

  “為何?因為貴府也練武的原因?”

  林小姐點了點頭,“爺爺修煉的八卦掌也是要用到類似藥物的,方子應該大差不差。若是缺了一兩樣,去濟世堂也是能找到的。”

  “好,那就多謝了。”

  周清謝過之后,便與管家去取藥,再回來向林小姐、林老爺告辭。至于林老爺說的見面禮,周清沒有要。

  人家給是一回事,他要又是另一回事。

  …

  …

  江州城,猛虎幫。

  陳虎作為猛虎幫的幫主,坐在虎皮椅子上,打扮卻并不威猛,手里拿著一卷論語,努力看著,想培養出一些書生氣。

  上次去陋巷生事,他除開令人打瘸胡屠戶的腿外,沒有獲得實質性的好處。

  張家公子張慎更沒有因此對他高看一眼,還派下人來斥責他不知禮數。

  陳虎為此心情很是陰沉。

  他到底不是真正的讀書人,融入不了那個圈子。

  即使給人當狗,人家一個不高興,也會狠狠羞辱他。

  “等著吧,你們的日子不會好太久。”陳虎同樣痛恨那個書生,明明不久前還只是小小的童生,一朝通天便傍上提學那樣的大人物。

  憑什么?

  就比他多會做幾篇文章嗎?

  真是該死的世道。

  陳虎認為自己出生入死才能獲得的地位,卻讓一個貧苦童生,輕而易舉超過,心中無比的憋屈。

  出身寒微的他,更痛恨同樣出身貧寒的周清。

  而且他深知一點,這次沒辦下周清,一旦等對方中舉,有了官身,真要拿猛虎幫出氣,張家可不會幫他。

  猛虎幫在江州看似是一霸,實則不過是官紳的夜壺而已。

  “再等兩個月,等這件事淡化后,尋個機會,制造點意外。”陳虎心里很是不平靜地下定決心。

  他已經沒法和周清示好講和,否則便是明面上惡了張家。

  …

  …

  周清拿到藥材,回林家老宅的路上,見到了猛虎幫的幫眾,與碼頭的漕工有些摩擦。其實猛虎幫本身也涉及漕運。

  漕運沿岸,以漕運為生計的大小幫派多不勝數,并沒有所謂的漕幫。

  如果有,也是統籌漕運的漕運總督衙門。

  各路轉運使衙門,實則便是漕運總督衙門分部。

  漕工往往以鄉人拉幫結派。

  猛虎幫想要染指漕運的利益,就得侵占別人的,最好欺負的便是外地鄉人抱團的漕工。

  摩擦沖突主要以此為主。

  周清之所以觀察到這些,乃是因為他不但記著張家的仇,也記著猛虎幫的事。

  如果張慎算是個偽君子吧,那猛虎幫的行為則是徹底的小人行徑。

  這筆仇他會記在猛虎幫的幫主頭上。

  等虎戲和鶴形術融合后,他相信自己會有暗殺猛虎幫幫主的實力。殺死和尚之后,他對殺人沒有什么避忌了。

  其實當時也沒有,只是大腦空白。

  他更清楚,即使自己不對付猛虎幫的幫主,對方也遲早會再次害他。因為對方沒有選擇。

  但事情剛過去不久,對方決計不敢再生事端。

  大約會在一兩月,事情淡化后,尋找機會。這期間,對方肯定也會制定一些更加隱秘的計劃。

  周清藏著的心事浮出一點水面,同時增加了一些緊迫感。

  他現在有弩箭和彈指神通,加上潛行匿蹤的鹿跑,如果選擇暗殺和偷襲,不是一點機會沒有。

  只是等虎戲和鶴形術融合后,他必然更有把握。

  “養生主,關于虎戲和鶴形術的融合,還請不要讓我失望。”

  …

  …

  林家老宅的一間房已經被周清改造成丹房,他回到院子,立拋開其他心事,迅速開始煉制氣血散。

  烏雞丸里面有烏雞作為主藥,因此練廢的藥渣,周清沒給昴日,拿去澆灌了大桑樹。

  這次煉制氣血散失敗的藥渣,他分給昴日吃了許多,剩下的部分拿來澆灌大桑樹。

  他覺得昴日是個異種,有培育價值,將來他若能修仙,昴日多少能做個靈禽,至于大桑樹,那就做個靈植。

  他們三個組合在一起,確實有點修仙者的意思。

  可惜,現實還是差得遠。

  “真炁、先天,應該能接觸到修仙了。但我現在離這一步,顯然還很遙遠。”周清還記著福松提過的真炁和先天境界。

  轉眼到了州學入學之前的一天。

  周清通過氣血散,成功將鶴形術提升到“熟練”,剩余壽命因此提升了三年,來到四十二年。

  練武是七分吃三分練。

  他前面那么辛苦,一個月才將鶴形術提升到“入門”。有了氣血散相助,一路簡直是突飛猛進。

  不過這跟他精神力強大有關系。

  回想服用氣血散后,激蕩澎湃的氣血,居然能被他用心念一一降服,按著鶴形術的導引,生出仙鶴勁來,周清甚至覺得他是一個真正的練武奇才,只是因為身體氣血不足被耽誤了。

  在仙鶴勁的作用下,他身體有種奇妙的輕盈感,能作用在清風符典上。

  因此無論是“虎撲”還是“鹿跑”,周清都可以通過仙鶴勁提升威力。

  仙鶴勁與修煉五禽戲產生的熱氣不太一樣,可以儲存在體內丹田中,但是用一些會少一些。

  要修煉回來,便得服用氣血散。

  本質上仙鶴勁是由氣血產生。

  氣血散產生的氣血,是一種暫時性的氣血,并不能融入周清體內,若是拿來轉化仙鶴勁,則可以保存下來。

  但仙鶴勁沒有修煉五禽戲產生的熱氣那種養身功效,能修補恢復身體創傷。

  五禽戲產生的熱氣,有養生主的作用在內。

  確切的說,五禽戲和養生主兩者之間有種奇妙的關聯,熱氣是這種關聯下的產物。

  另外,修煉出仙鶴勁之后,周清便練習仙鶴針來刺激自身,提升鶴形術。但仙鶴針用來他自己的身體尚可,用來治病還差一些火候。

  仙鶴勁用在仙鶴針上,需要將仙鶴勁不斷凝聚。

  病人的傷患處很是脆弱,要施展仙鶴針刺激,需要更加精微的操作。唯有勁力無比凝聚,才能實現。

  周清現在施展仙鶴針刺激自身,都有些勉強。

  用來治病的銀針還是太細小了。

  周清想到此事,突然心中生出一個念頭。

  仙鶴勁凝聚之后,依舊有加持速度,使物體輕盈的特征。

  但銀針太細小,需要更加凝聚的仙鶴勁。

  如果換一個物體呢?

  “彈指神通的鐵丸?”

  周清頓時有了想法,拿出彈指神通的鐵丸。

  他的彈指神通已經來到“精通”的層次。

  原本要提升彈指神通,需要體質提升,不斷增強右手的力量。眼下,如果配合仙鶴勁,無疑是有了更好提升威力的途徑。

  但心中的想法還需要證實。

  庭院里。

  仙鶴勁激發,鐵丸自手指彈出,砸在院墻上。

  一個個小坑出現。

  周清在這過程對凝聚的仙鶴勁融入彈指神通的發力中越來越熟練。

  呼哧!

  十步外,周清彈出的鐵丸擊打在木人樁鐵皮包裹的胸口,半顆鐵丸鑲嵌了進去。

  這威力屬實不小了。

  周清看著眼前的場景,不禁微微沉思,隨后瞥了院中如華蓋的大桑樹一眼。

  這時一陣陰涼的風吹動大桑樹,枝影搖曳。

  仿佛在對周清說,“你別過來呀。”

  周清笑了笑,然后注意力放在養生主上。

  而關于彈指神通的評價,則多出一項內容,他不禁凝神。

  武技:彈指神通(破限)。

  彈指神通在仙鶴勁的作用下,來到破限的層次,這一點令周清大為出乎意料。

  武技的精通之上,便是破限么?

  彈指神通和仙鶴勁結合來到破限的層次。

  那么虎戲和鶴形術的融合,會產生什么驚人的變化?

  周清愈發期待起來。

  相比之下,對于秀才生員們期待的州學入學,周清反而不怎么期待了。

  他希望明天的入學儀式能快點過去,讓他早點回來,繼續修煉鶴形術。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中原五百的仙寥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