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文學網 > 仙寥 > 第31章 虎鶴(下)
  不知過了多久,周清睜開眼,他身上油然生出一股沉重又輕盈的氣勢,帶著不可冒犯的凜冽。

  但是他渾身已經濕透,大量的汗水如同泉涌一般淌落。

  周清先喝好幾大碗涼白開補充水分,同時吃了不少蜂蜜恢復體力。然后來到院子里,打了一盆清水,看著水中自己的倒影。

  臉色比平日蒼白不少,但比起當初靈魂出竅后的狀態好。現今他的身體底子,無論從哪方面而言,都不再是弱不禁風的少年。

  注意力放在養生主上:

  五禽戲(略通):虎戲(精通),鹿戲(精通),熊戲(略通),鳥戲(略通),猿戲(略通)。

  武技:虎鶴雙形拳(入門);彈指神通(破限);清風符典(熟練)。

  奇技:回春符典(入門)。

  初階煉丹術(粗通)。

  文膽(初階)。

  剩余壽命(四十年)。

  壽命少了六年,周清雖然失望,但也在意料中。先前理解回春符典時,便消耗了一年壽命。如今融合虎戲和鶴形術,消耗壽命在情理之中。

  而且他的剩余壽命減少本質上是氣血虧空造成的,遲早能修煉回來,這件事早已證明過。

  鶴形術的評價反饋已經消失,但并不代表鶴形術消失了,畢竟鶴形術本質是回春符典的一部分,進度也會體現在回春符典的評價中。

  黑虎掏心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門新的武技,虎鶴雙形拳。

  這個名字他前世就有所耳聞,但兩者顯然不一樣。

  養生主的取名,多還是以他自身的記憶見識為主,取出的一個容易理解的名字。

  便如他的彈指神通,自然不可能是東邪黃藥師的彈指神通。

  彈指神通的破限,亦不是指威力的破限,而是這門武技因為加入仙鶴勁,突破了原本的武學層次。

  但仙鶴勁對彈指神通的本質是加持,與虎戲和鶴形術的融合并不一樣。

  這種融合是將虎戲和鶴形術各取所長地完美融合在一起,其中利用了周清自身對兩種修煉法的理解以及相關的知識,做出升華的推演。

  并吸收了黑虎掏心這門武技,于是誕生了一門新的武技——虎鶴雙形拳。

  新誕生的虎鶴雙形拳,僅僅還是入門而已。

  補充水分,服用蜂蜜后,因為融合消耗的體力迅速恢復過來。

  周清對于這門新武技的威力躍躍欲試。

  昴日是唯一的看客,大桑樹是背景墻。

  周清在庭院里,開始演練虎鶴雙形拳。

  右手一拳打出,隨即空氣生出一片模糊的虎嘯聲,整個院子里的氣氛頓時凝重起來。

  隨手左手一拳打出,則生出模糊的鶴唳,輕快中帶著淡不可察的兇狠。

  “虎嘯、鶴唳。”

  周清收拳沉吟,顯然虎鶴雙形將他兩只手不同的優勢都發揮出來。右手力氣大,左手靈活迅捷。

  其實根據他左右手的特征,左手適合練劍,同時可以發揮出仙鶴一樣的輕盈迅捷的優勢;右手則適合練刀,勢大力沉,猛虎下山。

  練拳是強身健體,掌握發力技巧。

  真要殺人,還得用兵器。

  不過他弄刀有些顯眼,先弄一把劍再說。

  讀書人佩劍,乃是順理成章的事。

  別看虎鶴雙形拳是拳法,其實歸根結底是一種發力技巧,用在劍上,肯定不如那些千錘百煉的劍法一樣融洽,但用兵器戰斗力本身就會提升。

  至于劍法、刀法的事,可以后面慢慢再收集。

  等他考中舉人,身份地位上來,收集這類東西會方便許多。

  打了一會虎鶴雙形拳,體力消耗很快。

  周清肚子咕咕叫起來。

  他現在懶得生火做飯,徑自去簡單沖洗一下,換了衣裳,出門去吃東西。至于虎鶴雙形拳的具體威力,后面回來再做進一步測試。

  他吃了飯,打算去兵器鋪逛一逛,買一把佩劍。

  原本胡鐵匠還在胡村的話,周清可以請他打造的。不過胡鐵匠已經關了村里的鐵匠鋪,據村老說是又入山采藥去了,這次去的地方很深,不定什么時候能回來。

  周清隨便找了一家口碑不錯的酒樓,點上一些肉食配合主食。

  以他目前的胃口,如果吃太多主食,很難跟上練武的消耗。但頓頓吃肉,一天的花銷也著實不小。

  清福宮鼎盛時能養幾百個道士,哪怕只有三分之一是練武的,其實想想都令人覺得可怕。

  若是清福宮不內亂,必定是江州附近,黑道白道的霸主了。

  根本不會有什么土匪敢來招惹,山中的豺狼虎豹都得遭殃。

  一共換了三家酒樓,周清才吃飽。

  這也是他不想太過引人注目的原因。

  在家里的時候,倒是不用顧忌,家里的廚房灶具,肯定比不得酒樓。這個時代的調味品少,各家酒樓飯店都有自己的絕活。

  若論味道,肯定不及后世的豐富。

  可也有自己獨特之處。

  而且一人在家,真要做出好吃的,需要時間。

  周清暫時沒那么多閑情逸致。

  吃飽喝足后,徑自去了兵器鋪。

  這是城里讀書人常去的兵器鋪子,以經營佩劍和弓箭為主。名叫——“莫邪號”。

  其名出自《荀子》所言“刑范正,金錫美,工冶巧,火齊得,剖刑而莫邪已。”

  當然,莫邪號打造的不是以銅、錫為主的青銅長劍,而是鐵劍。

  周清身著儒巾襕衫,乃是州學生員的標準服飾。

  旁人一眼就能認出他的身份。

  “這位相公,你是來買佩劍的吧……”一個干凈利落的伙計迎上來。

  周清亮了秀才的腰牌,上有他的名字及體貌特征。

  伙計進一步確認身份,于是向周清介紹鋪子里的各類佩劍。

  士人佩劍,早已是數千年的傳統。

  周清沒有選擇那些華麗的佩劍,而是選了一把古樸帶些銹跡的鐵劍。

  伙計見周清選了這把劍,露出尷尬的笑容,“周相公,這把劍不太適合你。”

  “為何?”周清好奇。

  伙計:“這是一個自稱祖上是墨者的破落匠戶賣給咱們莫邪號的劍,說是祖傳的。你也知道,儒墨一向不對付,你這不知真相買了過去,后面要是發現了,找上東家,小的麻煩可就大了。”

  墨家早已沒落許久,而且一向敵視儒家。若是迂腐守舊的秀才,用上墨者的佩劍,心里肯定會很不舒服。

  周清:“我看這上面也沒什么特殊標記,又和我有些眼緣,你賣給我吧。我不會拿這事找你們麻煩。”

  “周相公這樣說,那就賣給你。”伙計也知這鐵劍看著不出彩,還有不少銹跡,乃是鋪子里的滯銷貨。

  如今周清既然了解真相,還要買,他自然樂得成交這筆生意。

  …

  …

  帶著新買的佩劍,周清又去糧店和牛羊肉鋪訂了一些貨,讓他們送到林家老宅。

  這一出門,開銷就不小。

  雖然有五香丸的進項,可實際上周清已經欠了林家不少人情。

  若是明年恩科鄉試考不中舉人,又得等兩年。

  以林小姐的做事風格,即使明年周清沒有中舉,多半也不會說什么。

  做生意都不能說包賺不賠,何況投資一個讀書種子。

  只是對周清而言,鄉試中舉,才能盡早擺脫來自張家的壓力,同時心安理得地接受來自林家的人情。

  雙方的合作,才能真正穩固下來。

  潛力到底不等同于實力和真正的身份地位。

  回到庭院后,將鐵劍掛上。

  周清服用氣血散轉化了仙鶴勁,然后開始修煉虎鶴雙形拳。

  現在虎鶴雙形拳只是入門,而且修煉難度比虎戲、鶴形術要高不少,不知道明年鄉試之前,能不能提升到精通階段。

  虎鶴雙形拳雖然歸在武技上,但是修煉虎鶴雙形拳時,兼具了虎戲和鶴形術產生的效果。

  尤其是修煉虎戲產生的神秘熱氣也能因此積攢下來,與仙鶴勁一樣沉降在丹田中。

  這對周清而言,實是意外之喜。

  神秘熱氣有消解疲勞、強化體質、提升氣血附帶一定的療傷效果,能避免他修煉武功出現暗傷。

  而修煉五禽戲,各自側重點不同。

  虎戲能顯著提升腰背力量,鹿戲則是著重于提升心臟的功能。

  因此精通級別的虎戲提升了周清的力量,鹿戲帶給了周清不俗的耐力。這些能很好地反應在武技上。

  此外,鶴形術對氣血的提升效果,目前看來比虎戲、鹿戲都要好。

  何況周清還修行了清風符典,在其加持下,周清自創的虎撲和鹿跑,雖然不被養生主顯示,但也有一定的實際效果。

  虎撲適合短距離爆發沖刺,鹿跑更能隱匿行蹤。

  加上破限的彈指神通。

  一邊思考,一邊演練虎鶴雙形拳。

  帶起模糊虎嘯的拳頭擊中木樁,將樁頭打斷,隨即跟上帶著輕微鶴唳的一拳,迅捷地擊中斷在半空中的樁頭。

  周清評估目前的綜合實力,正面硬碰硬勝過當初潛入庭院,來意不善的和尚,應該沒有問題。

  但還是缺乏實戰。

  木樁是死的,上次打死和尚是出其不意的偷襲。

  “不管如何,趁著現在風平浪靜,進一步提升虎鶴雙形拳,順便練練劍法再說。”

  光是入門的虎鶴雙形拳,并不能讓周清稍有滿足。

  虎鶴雙形拳越是難練,說明練下去收獲越大。

  他為此,暫時擱淺了進一步修煉熊戲的計劃。

  接下來一段日子,周清除開對記憶里關于科舉制藝的文章研究分析溫習外,大部分修煉的時間都給了虎鶴雙形拳。

  大桑樹下,周清時而有朗朗讀書聲,為科舉應試做準備。

  他讀書可以提神,精神好,練拳的效果就會不錯。

  練虎鶴雙形拳又可以提升氣血,覆蓋讀書養神對身體氣血的消耗。

  一來一去,形成良性循環。

  周清定下目標,堅韌不拔地修煉、讀書。

  一路持續精進。

  同時閑暇的修煉里,還利用鐵劍,練習左手劍法,配合清風符典和仙鶴勁,雖然不成體系,卻也有不俗的威力,重要的是左手劍刁鉆隱蔽,還帶著狠辣兇險。

  出其不意下,必定有奇效。

  若是見招拆招,效果倒是一般了。

  不過佩劍本來就是當做一張底牌來使,本質上是殺人護身的手段,非是論武高下所用。

  如果可以的話,他寧愿用不上它。

  但用不用看實際情況,劍必須得有。

  他本質還是希望不要有人逼他使出來。

  只是弱肉強食的世界里,這點美好的期望,顯然很難達成。

  時間飛逝。

  轉眼又過去一個月,到了中秋。

  周清拿著一根桑樹不小心給他練習彈指神通打掉的枝條,當做劍使用,昴日則是他練劍的對象。吃過許多藥渣,昴日的羽毛愈發光鮮明亮,色澤金黃。

  這下子,更顯得昴日品相不凡。

  而且它的敏捷性也越來越高。

  在庭院里,周清要抓住它,并太不容易。

  正好用來練習劍法。

  這段時間,大桑樹也得到一些藥渣澆灌,周清明顯能感覺到大桑樹身上的陰涼氣息越來越重,同時對他生出更多的親近情緒。

  投喂增加好感度?

  此外,明明到了秋天,大桑樹依舊不見凋零,偶有枝葉落下,也是人為而非自然原因。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

  周清隨意地丟下枝條。

  昴日終于不用被虎王折騰,歡天喜地離開。這些日子,它敏銳感覺到虎王像是插上翅膀一樣,顯然是道行更深了。

  “修成人形的大妖,果真是深不可測。難不成虎王會得道飛升嗎?”昴日心中滋生了類似的情緒。

  跟著周清日久,還不時聽周清的讀書聲,它的靈智也被逐漸開啟。

  它如此,大桑樹亦如此。

  周清對此有模模糊糊的感知。

  而且這對他也不是什么壞事,所以順其自然。

  他打開院門,外面是男裝打扮的林小姐,身后跟著貼身丫鬟春香,還有兩個上次跟他們一起上山的護院,分別叫張三和李四,都是林家的家生子,有武藝,且十分忠心。

  “林公子,你怎么來了?”周清略感意外。

  “想著今天是中秋,周相公年滿十五。我給你備了一些薄禮,免得周相公讀書廢寢忘食,忘了這事。”

  周清先請林小姐她們院子里的石桌坐下。

  春香擺放了一個禮盒在桌上,盒上有賀紙,上書:

  “旦逢良辰,順頌時宜。”

  意思是今天是個良辰吉日,恰逢你的生日,我祝頌你順順利利,萬事皆宜。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中原五百的仙寥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