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文學網 > 仙寥 > 第3章 五禽
  周清接下來自然不敢打坐,免得再出現此前靈魂出竅的事情。他先是深呼吸,緩緩平靜心神,然后心念一動,他再次看到了那本名為養生主的書。

  就在他腦子里!

  一股信息瞬息間出現在他心中。

  “我只剩三十年壽命了?”

  “這么短?”

  這是周清從“養生主”得到的訊息。

  此前要不是“養生主”將他的靈魂攝回身體,周清不知道自己會遭遇什么樣的兇險,對于這莫名出現在腦海里的神秘書經,周清本能是信任的,或許他穿越都和這本書經有關系。

  在沒有靈魂出竅和“養生主”出現之前,周清自然是想著走科舉正途,盡可能改變眼下的處境。

  眼下養生主顯示出周清剩余的壽命只有三十年,如一盆涼水澆在周清頭上。即使接下來他順利科考,中了舉人,甚至進士,起碼得花費五年以上的時光,甚至十年寒窗,也是正常的事。

  屆時金榜題名,有了榮華富貴,也不過多娶幾個嬌妻美妾,兒孫滿堂,真正能享受的日子,頂多不過二十年出頭。

  周清很難接受他剩下的人生會如此短暫。

  即使他已經穿越一次,可誰能保證,他還有下一次機會?

  “正常來說,無論是現代人還是古人,壽命達到七十是很正常的事,死的早,大多數是因為疾病或者身體損耗過度,以及物質上的斷缺。我現在壽命只剩三十年,多半是現在的身體有些問題。”

  周清穿越以后,現在的身體確實一般。按理說少年人正是活力四射的時候,眼下他的情況卻得用病弱來形容。

  “養生主應該是基于我目前狀態,顯示出了我的預期壽命。這一切,應該不是無法改變。”

  “先睡覺,補足精神,明早再說。”

  周清既然做出了這些判斷,當然不想再熬夜下去,休息好,養足精神,或多或少對他目前的狀況會有幫助的。

  而且為了參加道試,他前幾日,確實沒怎么休息。只是因為讀書時,自然而然會神采奕奕,精神十足,連思維都愈發敏捷起來,從而忽略了身子的損耗。

  想來那種神采奕奕,更多是體現在靈魂上,某種意義還消耗了他的身體。當然,更大的損耗應當在于先前靈魂出竅的時候。

  …

  …

  “月寒日暖,來煎人壽。

  食熊則肥,食蛙則瘦。

  神君何在,太一安有。”

  周清夢到了有“詩鬼”之稱的大詩人李賀的《苦晝短》,然后驚醒過來。“食熊則肥,食蛙則瘦。”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周清夢到李賀的詩,顯然是對他眼下處境的憂慮。

  一定不要步李大詩人的后塵。

  他可不想英年早逝。

  只是家里沒有熊,更沒有蛙,只有將就能填一填肚子的米糊。

  吃完之后,周清再觀察腦子里的養生主,剩余壽命依舊是三十年,這是一個大概的數字。

  他沒有如往日一樣開始讀書,默誦腦海里的圣賢文章,而是仔細回憶大學里練的五禽戲。

  當時只是抱著好奇的心態,大致學了一下。

  如今回憶,五禽戲的每一個動作,都歷歷在目起來。

  不知在這異世,五禽戲能不能開發出什么特異的效果,即使沒有,以其養身的作用,練一練總歸沒有壞處。

  “五禽戲分為虎、鹿、熊、猿、鳥。”

  在古書《說文解字》里,禽是獸類的總名,也泛指鳥類,后世逐漸演化,才成了單指鳥類。

  周清當時學這套五禽戲時,那位老師還自稱是內家拳傳人,說五禽戲雖然是養身功,但隨著時代發展,其實也是一門武功。

  其中虎式可以衍生出拳法,鹿式則為腿法和輕功、熊式煉體、猿式運氣、鳥式為劍,乃是醫家入道的大成之作。

  當時反正說得玄之又玄。

  大抵是那位老師弄出的噱頭,想激起學生的熱情。

  周清當時學了一段時間,發現作用不大,還不如游泳健身跑步,自然放棄了。

  現在他這條件,先不說游泳健身,便是出去跑步,都怕是嫌他命還不夠短。

  哪怕像江州城這樣商業繁華的地方,城里的衛生也不算好,官老爺正式出門,照樣需要黃土墊道,凈水灑街。

  免得灰塵太重,以及掩蓋其他的一些污穢。

  紅塵濁世,不只是形容詞,也是對城里環境的具體描述。

  周清如今只等道試的榜單出來,才好做下一步的具體打算。

  至于提學官的賞識,有自然是好的,沒有的話,只要中了秀才,一切也都好說。

  眼下這些事不是最緊要的,關鍵是他該如何養身。

  如今閑著也是閑著。

  周清開始練起五禽戲。

  重新撿起五禽戲,周清還有些生疏,一遍之后他就熟練起來。而且他發現,自己現在做出的動作十分流暢,有些動作雖然做不到位,那是因為身體發育不足,力量不夠。

  只要身體條件足夠支撐的動作,他都完成得特別好,打了足足五遍五禽戲,雖然周清渾身出汗,肚子也咕咕叫起來,卻有種酣暢淋漓之感。

  沒力氣繼續練下去了。

  周清坐在床邊休息。

  他心中一動,再次觀察養生主,獲得新的信息。

  “五禽戲,粗通。”

  這是養生主對他掌握的五禽戲的評價。

  雖然周清練起來很流暢,到底有些動作因為身體條件不夠,做不標準,說是粗通,倒是說得過去。

  至于剩余壽命,依舊沒有變化。

  周清倒是不失望,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練了五禽戲之后,雖然肚子很餓,可身體明顯有種充實感。

  只要持之以恒,他相信一定會有改變。

  這時候,有人來敲門。

  現在已經是白天,周清自不用太擔心還有類似昨晚的事,但他還是習慣性問道:“是誰?”

  “小周先生,我是老胡。”

  周清于是開了門。

  老胡是隔壁街賣肉的胡屠戶,幫周清料理過雙親的喪事,當然也收了周清原身的好處。

  無論是城里還是鄉下,殺豬賣肉的,多少都有些地位。

  周清原身能小小年紀,順利處理好雙親的喪事,胡屠戶還是起了不少作用。

  他見禮道:“胡大哥可別叫什么先生,叫我名字就好。不知來找我,有什么事?”

  胡屠戶笑了笑:“我們村的塾師走了,想請你過去當一段時間先生,這是大伙的心意,還請收下。往后每十日都有米糧奉上。”

  他提著一壺酒,一包荷葉糕點,還有好幾塊臘肉。

  胡村雖然是村,但離城里很近,周清以前還去過胡村的私塾,每日也就上半天課,倒是不耽誤他什么功夫。

  只是胡屠戶在他道試第二天就找上門,倒是有點蹊蹺。

  但這不是什么壞事,周清眼下的處境,自無拒絕的道理,他開口道:

  “多謝胡大哥,我這家里剛好要斷糧,你這一來,是解了我燃眉之急。這些東西我就收下了,明日我便去村里講課如何?”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中原五百的仙寥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