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文學網 > 仙寥 > 第4章 虎戲
  送走胡屠戶,周清等了一會,見沒有人再上門,才打開荷葉包著的糕點,就著清水咀嚼。

  陋巷的環境不算好,早上清新的空氣里,還有淡淡的騷臭味。

  即使燒開的水,都略有苦味。

  還有就是,家里的柴火也快不夠了。

  如果去胡村的村塾教書順利,確實能解他的燃眉之急,上午上完課,還能砍點柴回來。

  道試的榜單出來,一般是十天到十五天不等。

  胡屠戶帶來的酒可以拿去換一些糧食,臘肉則是留著自己吃。

  周清心里多少有些安定。

  雖然胡屠戶突然找上門,有一點出乎意料。

  周清大抵還是猜到,說不定是昨天道試考場的事,傳了出去。胡屠戶是個精明人,這時節提著臘肉上門,合情合理。

  而且結算米糧的時間剛好在第十天,與道試名次下來的日子差不多。

  如果他順利中了秀才,至少村塾的塾師這口飯是穩穩吃下。運氣好,還能有個廩生身份,吃上皇糧。

  總之,不到十五歲的秀才,肯定不愁吃穿便是。

  只是……

  周清想到養生主,想到靈魂出竅,想到只剩三十年的壽命……

  他心中的目標,不只是出人頭地那么簡單了。

  來到這個陌生的古代世界,渡過道試后第一個夜晚,周清掃清了許多迷茫。

  吃完糕點,肚子填飽。

  左右已經是白天,反正睡不著。

  周清就著清水,在桌子上寫字,順便消食。

  他寫到:

  命之修短有數,人之富貴在天。惟君子安貧,達人知命。

  這是幼學瓊林的一篇,算是提醒他自己,有遠大的目標是好事,關鍵是保持平常心,一步步慢慢來。

  只剩三十年的壽命,確實讓他心里有些急切。

  可是越急迫,越容易犯錯。

  至少在秀才身份切實到手時,他沒啥犯錯的資本。

  等心境平常,剛吃的糕點也開始消化。

  這時候劇烈運動,不會讓腸胃難受。

  周清繼續練起五禽戲。

  五禽戲是由《莊子》的二禽戲,也就是熊經鳥伸發展出來。熊、鳥兩禽戲也是那個大學老師傳授的五禽戲的兩大難點。

  周清不達標的動作,多在這兩禽戲里。

  練完一遍,周清總結。

  “熊戲對體力要求比較高,鳥戲變化更繁復,憑我現在的身體條件,根本沒法執行鳥戲的發力方式。”

  周清思忖良久,決定專注練虎戲的八式。

  虎戲的好處在于,既可以練發力的方式,亦模仿虎的形態動作,來強身健體。

  虎戲練久了,再練鹿戲會很輕松。

  虎鹿精熟,熊戲的精髓自然便掌握了,屬于水到渠成的事。

  古人見到老虎的機會并不多。

  但周清來自現代社會,從小長大去過好幾次動物園。此時聯想老虎,以前在動物園以及網上看到的老虎,一點點清晰地在心頭展現出來。

  網上視頻的老虎,多是野外拍攝的,相比動物園的老虎更具野性。

  而動物園的老虎,周清曾近距離接觸過,更加真實。

  兩者在周清心頭慢慢結合。

  漸漸地,周清感覺自己好像變成一只老虎。

  身體不自覺模仿老虎的形態,做起五禽戲。

  “四肢距地,前三擲,卻二擲,長引腰,側腳仰天,即返距行……”

  五禽戲虎戲的口訣在腦海里響起,如背景音。

  練完之后,周清輕輕吐了一口氣,仿佛有老虎的低吼聲。

  他渾身大汗,感覺身子一下子輕便許多,特別有食欲。簡單擦拭了身體。眼下的條件,根本不夠洗熱水澡。

  然后周清煮了一塊臘肉就著為數不多的米下了肚子。

  左鄰右舍挨得太近,哪怕在屋子里用小灶煮,肉香和飯香飄出去。周清都能聽見鄰舍在說閑話。

  莫說在陋巷,江州城里,能隔三差五吃上肉也不多,何況臘肉是真的香。

  大抵是周清剛去參加了道試,而且前幾日的讀書聲頗有些效果,至少沒有不要臉的鄰居上門打秋風。

  除此之外,肯定還有胡屠戶的原因。

  殺豬賣肉的屠戶,在市井里是極不好惹的。胡屠戶上門送酒送肉,旁邊的鄰居自然瞧得見。

  大抵因此,他們對周清這個小鄰居心里更添了一層神秘和敬畏。

  這一天下來,都再沒人找上門。

  周清樂得清靜,專注虎戲和進食,最后疲累又充實地睡在有些發霉的被窩里。

  夢中他變成了一只老虎,在山野里巡視自己的領地,百獸臣服。

  同時他感覺自己身體暖暖的,有一絲熱氣在四肢百骸中散開,像是泡在熱水里,很舒服受用。

  真是個好夢。

  一覺醒來,天還未亮。

  除了有些餓外,渾身沒有鍛煉后的疼痛感。

  一來是少年人的身體,恢復很快。

  二來……

  周清想到夢里那一絲散在四肢百骸的熱氣,應當不是幻覺,而是養生主的作用。

  他現在的記憶力好得出奇,連夢里的事,只要回想起來都記得一清二楚。

  再次觀察養生主。

  五禽戲生出分枝,虎戲(略通)。

  五禽戲是粗通。

  到了虎戲,則是略通。

  這是養生主對他目前關于五禽戲的評價。

  真是神奇的書經,對周清現在的身體狀況,簡直是了如指掌。

  有這種細致的評價反饋,周清對于練習五禽戲愈發期待起來。能看得見的進步,總是讓人充滿動力的。

  臘肉是昨天一次性全部煮熟的,還有剩余的米飯。

  少年人的身體是逮啥吃啥,何況周清還練了五禽戲,食欲進一步增加。

  周清先是將剩下的臘肉混著米飯全部吃掉。

  如果是平常人家,這些人起碼要吃足幾個月的。

  只是周清考慮到身體的發育,沒有想著將臘肉留下來。何況人不在家,留著肉,多少容易惹人眼紅。

  如果他還是一貧如洗,留在這里,確實沒話講。

  “賣房!”

  如果是周清原身,肯定舍不得賣房。

  但賣了房子,周清才能有更多的本錢,而且吃食方面,也會寬裕許多。還可以租個更好的地方。這樣一來,他可以安心琢磨養生主的事,專注于五禽戲的練習。

  再忍耐十天。

  等拿到秀才身份,無論是賣房還是租房,都會順暢很多。

  周清覺得自己還是幸運的,穿越開局就把握住一次改變命運的機會。

  道試啊,一定要過。

  因為太緊張,他有些患得患失,想著道試時第一個交卷,是不是太急于表現?

  周清對此有些反省。

  但,看提學的意思,應該對他印象不錯,王海后面的考驗,他也不至于留下什么壞印象。

  人閑下來果然容易東想西想。

  周清拋開這些心思,專注于五禽戲。

  先打一遍完整的五禽戲,看看自己總體上有沒有進步,然后再單獨練習虎戲。

  興許是連做夢都夢見自己變成老虎的緣故。

  周清一心一意練習虎戲時,真有種化身猛虎的感覺。

  可惜這個房子太小,容不下猛虎的馳騁。

  住在籠子里的老虎,終究失了天性。

  周清心里多少有點憋屈感。

  “恰如猛虎臥荒丘,潛伏爪牙忍受。”

  周清心中默念宋押司的詞句,戒急用忍。平抑心中的躁動。

  不然,這股躁動發泄出去,他說不定要一聲長嘯了。

  又不是龍場悟道,還是不要亂叫,惹來不必要的關注。

  練習完虎戲,又打了一遍完整的五禽戲。

  周清擦了擦身上的汗,躺著休息,舒展身體。不知過了多久,感受到四肢百骸里,確然有一絲熱氣游蕩,很是舒服。

  如果他有條件泡熱水澡,那就更好了。

  還是沒錢鬧的,不然練完五禽戲之后,有兩個丫鬟燒水,服侍洗澡,該有多好。

  飽暖思淫欲啊。

  天色已白。

  周清長長的嘆口氣,從水缸里舀了一盆水,準備洗把臉清醒清醒。

  水中倒映出他的臉龐。

  神態中,依舊有些瘦削病弱的樣子。

  靈魂出竅的后遺癥仍是存在,不過總體來看,還是不錯的。跟他穿越前的英俊,算是半斤八兩。

  還有少年人獨有的清秀感。

  只是看著陌生的自己,依舊有點驚悚。

  水中的眼神,有些老虎的銳利,恍惚間,好似一頭老虎看著自己。

  準確的說是病虎吧。

  周清沒有過多注視,他覺得這種事,能跟靈魂扯上關系,可別一不小心又靈魂出竅了,現在他可沒雞湯和臘肉滋補自己。

  一想到靈魂出竅的事,他的心跳陡然加快,有些恐懼,也有些向往。

  他知道的,那意味著神秘和超凡。

  只是不能輕易嘗試。

  …

  …

  砰砰砰!

  “小周先生,起床了嗎?”

  依舊是胡屠戶。

  一天沒見,胡屠戶自然沒有什么變化。他看著周清,似乎覺察到少年人身上有些變化,可是說不上來。

  不過他心里還是壓抑住了好奇。

  真正的變化,肯定是在十天之后。

  據他打聽到的消息,這一次道試,小周先生中秀才,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

  十五歲不到的秀才。

  附近的州縣,也不算常見的。

  何況江州歷年的科舉水平很是一般,近幾次鄉試,一個舉人老爺都沒出過。

  小周先生年紀還小,說不得三十歲前便有可能中舉人老爺。

  若是招得他為女婿,將來哪怕中不了舉,打點一番,進衙門當個書吏更或者得了老爺的賞識,做了幕僚師爺,老胡家便有機會在衙門里扎下根。

  流水的官,鐵打的吏。

  對于胡屠戶而言,胥吏雖然是讀書人不齒的,卻是胡屠戶眼中的鐵飯碗,旱澇保收,吃穿不愁,說出來也有身份地位。他這買賣,往后只會干得更穩當。

  若是周清會做人,當了師爺,便是州縣的二老爺,那可更不得了。

  兩人照著昨日的約定。

  周清背上書篋,與胡屠戶一起去胡村。

  到了村塾后,胡屠戶還要去收豬。肉鋪上的事,自有徒弟和家里的婆姨去弄。

  干了屠戶這一行,一年到頭都是四處跑,倒也因此認識不少人。

  胡村更是個大姓。

  一村人抱團很緊,連里正都不輕易招惹。

  越是抱團的宗族,越有凝聚力,知曉讀書的重要性。

  對于村塾的塾師向來尊重。

  原先的塾師是個老童生,因為年老思鄉,加上絕了對科舉的指望,才辭了塾師的位置。

  因為胡屠戶人面廣,村里的長輩才請他再找一個先生。

  周清的情況,胡屠戶早已說過。

  村中的人,雖然不看好周清能干得長久,可是老人們有眼光。常言道,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萬一小周先生發達了,甭管做了幾日村塾的先生,總歸有是一段情誼在。

  何況,里正老爺說過,過些日子提學要下鄉考察本地學風。

  周清年紀輕輕,一表人才,如果照胡屠戶的說法,這一次道試定能中秀才,屆時提學老爺過來看到自己取中的秀才在本村教書,豈不是更為印象深刻?

  這年頭,只要官樣文章做好,免役錢糧徭役也是有說頭的。

  周清自然想不到還有這么多彎彎繞繞在。

  胡村的村塾,也是社學。附近幾個村子,只要交夠錢糧,也能過來上課。

  周清到了村塾之后,才知道這學堂建的還頗有規模。

  講堂左邊有齋,專門祭祀至圣先師;右邊也有齋,則是給塾師休息的地方。

  除開周清外,下午還有個武教習給學生們上課。

  聽著胡屠戶介紹,周清自是更來了一些興趣。

  武教習?

  聽胡屠戶說,那位武教習也是本村人,曾經參過軍,后來回鄉種地,應了村老的邀請,教村里學生練武為生。

  反正等閑兩三個大漢,打不過人家。

  這時周清他們進入學堂,門扉打開后,學生們早在外面等候已久,見周清上了講堂,于是魚貫而入,紛紛向周清行禮。

  胡屠戶自然離開。

  周清于是開啟了他在村塾的第一堂課。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

  教書的方法,古今大同小異。

  周清念一句,下面的學生讀一句。念了兩遍之后,周清讓下面的學生放下手中《千字文》書本,開始默誦。

  這時候,便可以看出學生們各自的學習進度。

  有的人磕磕絆絆,有的人十分流暢……

  辨別之后,周清便能因材施教了。

  既然吃了這碗飯,當然不能濫竽充數。

  當一天先生,那就做好一天先生。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中原五百的仙寥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