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文學網 > 小嬌嬌嫁到,殘王站起來寵 > 第326章 她回來啦!
  不知道阿懿有沒有想她,擔心她,有沒有好好吃飯,休養身體。

  今日,她必須回去好好陪陪阿懿啦!

  想著那個昂藏的身軀,她腳步也變得歡快許多。

  暗中。

  一抹高大巍峨的身軀一直靜靜佇立在遠處,那深邃似乎不帶人間情感的眸子里,倒映著那抹嬌小的身影。

  看她順利出去,男人才腳尖一點,無聲飛離那守衛森嚴的皇宮。

  黑袍飄動翻飛,自帶氣場。

  皇宮門口。

  云驚凰獨自出來后,見所有人皆乘坐上馬車。

  而她自己身上是傷,腳上的鞋子也走破了。

  要是走回贏宮,怕是得走到天黑,腳上也要磨出很多水泡。

  容萬霆和容稷故意放慢速度,在外面等著。

  見到云驚凰出來,他們條件反射想走上前去。

  但云驚凰已看到他們,直接開口道:

  “咦,這不是鎮南王?

  你雖然討厭帝懿,但是我沒有惹過你嘛,順道捎我一程如何?”

  她加重了“討厭帝懿”四個字。

  容萬霆腳步微微一頓,頓時反應過來,冷哼道:

  “做你的白日夢!頑劣之徒,自己慢慢走吧!”

  說完,還裝作一臉嫌棄的模樣,翻身上馬,拉著容稷離開。

  那一身的雷厲風行,實則容萬霆心里都快哭了。

  他的兒媳婦……

  這么好的增進兩人感情的機會啊!

  他不是真的兇!兒媳婦可千萬別誤會!

  容稷神色也有些凝重。

  云驚凰應當幾日沒有睡好,身上還有傷,走回去那么遠的路程……

  他準備去安排一番。

  可后面,已經有好幾輛馬車行駛向云驚凰。

  最先停在云驚凰身邊的馬車,是錦綠色的。

  車簾掀開,露出一張精致溫潤、立體絕倫的臉。

  是帝長淵。

  他已換上天青色的錦衣,看她的目光溫柔友好:

  “云二……云大小姐,我正要出宮辦事,可載你一程。”

  周圍眾人已齊刷刷羨慕,尤其是女子們。

  曾經的云驚凰人見人棄,可就在這一日,她飛上枝頭變鳳凰!

  從此以后,她的身價已今非昔比,截然不同!

  她的身后是丞相府,是傅家,是那九個驚為天人的傅家公子。

  如今,長淵殿下也對她……

  那天青色的錦袍,總給人玉石般的溫潤之感,又有股貴氣。

  這樣的男人,哪怕他沒有權勢、受人欺壓又如何?

  單單是看著那張臉,都足以幸福終身!

  云驚凰臉上卻滿是不屑。

  曾經她有多愛帝長淵?

  每次只要帝長淵到丞相府,她都會煞費苦心地打扮一番,費盡心思的出現在他的視野,裝作和他偶遇。

  可每次見面,他都裝作沒看見,或者最多淡淡淺笑,便保持很遠的距離。

  她用自己所有的積蓄給他送禮物,買他喜歡的文房四寶,翡翠玉石。

  可每次送去的禮物,喜歡的他或是留下,對他無益的他全都退回。

  她還學了幾年的古琴,特地給他寫信,邀他無論如何一定要到登仙樓來。

  她想彈琴給他聽,想讓他多看他一眼,哪怕一眼就好。

  可帝長淵那一日并沒有來。

  她的愛轟轟烈烈,他的拒絕也明明白白。

  不喜歡她,沒錯。

  拒絕她,也沒錯。

  死纏爛打追別人,本就不對。

  但可笑的是、前世她嫁給帝懿后,他發現她在帝懿心中有所重量,為了他的權勢,他竟開始利用她、欺騙她!

  表面裝作溫柔,實則籌謀著顛復一切!

  就如此刻!

  那眉眼間的溫柔,那舉止間刻意表現出來的尊貴優雅。

  對于別的女人而言,是最有殺傷力的武器,足以攻心。

  但對她而言,只會覺得可笑!

  云驚凰淡淡看他一眼:“長淵殿下,宮中沒教你禮儀嗎?

  如今我已嫁于戰王,就是你的奶奶。

  你見了我,要喊一聲皇奶奶才行!”

  帝長淵身軀頓時狠狠一僵,臉色在剎那間有所凝結。

  云驚凰竟然這么和他說話?

  往常,只要他看她一眼,她便能開心得幾天幾夜睡不著覺。

  若是能和他擦肩而過,有一丁點肢體接觸,她更是能興奮上一個月。

  還總是大張旗鼓地給他寫信,想方設法地給他送情書,送禮物。

  可今日、竟然是如此口吻!

  云驚凰見他沒動靜,直視著他問:

  “怎么?我說得不對嗎?

  還是你不認可我這個皇奶奶?亦或是你不認可當初圣上的賜婚?

  還是、你對我這個皇奶奶有非分之想?”

  一句又一句,不管是什么,在這個節骨眼都足以讓帝長淵身陷囫圇。

  帝長淵再是不愿,當即也不得不下馬車,忍著心里那絲不悅,恭敬地行禮:

  “云大……皇奶奶誤會了……長淵只是一時有些措然。”

  不僅是他,就連周圍所有人都是。

  曾經的云驚凰天天圍著帝長淵轉,一雙眼睛巴不得長帝長淵身上。

  現在卻是這種態度,誰不驚詫?

  所以沒有人怪罪帝長淵,或者覺得他的反應有什么不妥。

  帝長淵很快還已恢復平靜,甚至心有揣度。

  許是這里人多,她不得不避人眼目。

  他清貴問她:“你可是要回贏宮,長淵可捎你一程。”

  “既然我是你皇伯奶奶,還適合坐一起嗎?

  真要送我,你自己走去辦你的事,讓你護衛送我就行!”

  這是讓帝長淵自己走路?

  絲毫不愿意與他相處!

  帝長淵脊背又幾不可見僵了僵。

  旁邊一輛馬車忽然行駛過來。

  “戰王妃說得對,若是不介意,戰王妃還是坐我的馬車吧。我送你回去!”

  云驚凰看過去,就見是馮凌兒。

  她還是一身橘紅色的羅裙,頭上寶石珠鏈垂額,美得華麗又張揚。

  不過這段時間明顯瘦了一圈。

  “那就麻煩馮小姐了。”

  云驚凰毫不客氣地坐上馬車,合上車簾。

  全程沒有再看帝長淵一眼!

  馮凌兒的馬夫對帝長淵道了聲別后,馬車便徑直從旁邊行駛而過。

  卷起的灰塵,還撲了帝長淵一身!

  帝長淵僵直在那里,臉色微微難堪。

  林雋最看不得自己主子受苦,當即道:

  “長淵殿下,走吧,還得去詔獄。”

  帝長淵回過神來。

  是得去看看帝臺隱,明妃,以及那個小公主。

  很多戲還是要演下去的。

  至于云驚凰這邊……

  他眸色微微深邃了下,卻也只是轉瞬之間。

  不過是小女孩鬧鬧脾氣。

  或者一時間擁有潑天的富貴和身份的轉變,忘乎所以了。

  只要他稍用些手段,遲早……她還是他的囊中之物!

  而那輛馬車里。

  云驚凰早已將帝長淵拋諸腦后,反倒不停掀開車簾看,一路上看了無數次。

  到了沒~到了沒~

  好像快點回到贏宮!

  終于,在她掀開車窗簾無數次后,總算看到那座蕭條又威嚴的宮殿!

  贏宮,阿懿。

  她回來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